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八章 几度春去春又回(二)

    拭去眼角残泪,萧冷儿再度看向扶雪珞,目光温柔如水:“我虽欠你良多,但你身边一向有知交良友,更有人会一生不弃的敬你爱你,好歹叫我安心。(www.k6uk.com)但有一个人,甫一出世就被抛弃,从小到大没有得到过甚关怀,有的只是无尽严寒。虽然有父母,却从来被利用,不如没有。有兄弟,那个唯一最关爱他的兄弟却终于也离开了我。而我,我虽也将他当做亲生的兄弟,一再的想好好待他,但我一生的时光,终究通通花在了另一个人身上。他是世上最可怜的孩子,我曾答应要与他一同退隐山林,如今是再也做不到了。但这七日,至少能将这七日,我但愿全数给了他,陪他去看看山,看看水,度过片刻他梦中曾希冀的日子,也算……我夫妻对他最后能付出的一切的心意。”

    扶雪珞喃喃道:“圣沨……”

    浓雾渐散,一人身影亭亭出现在晨曦中,黑发黑眸,美若天子,不是圣沨又是谁?

    依暮云望那一如记忆中初相遇时叫她痴醉的美丽容颜,忍不住再一次心碎,俯在洛云岚怀中抽泣不已。

    微微一笑,萧冷儿道:“如此,咱们便在此处离别,今生恐再见无期,大家保重。”

    洛云岚忍不住道:“七日后那一战……”

    打断他话,萧冷儿深深施一礼:“盼望诸位都莫要前来。”

    她行至紫衣十八骑面前,再度跪拜端端正正叩三个响头,终于起身大步离去。

    心下苦痛再难忍耐,扶雪珞放声叫道:“萧冷儿,你为什么……”

    身形微顿,她笑意若有似无凄美哀怜:“他死的时候,我以为我的恨足以毁灭天下,也再不能原谅他。但原来……没有他的尘世,我连一刻也无法多活下去。”

    她终于渐行渐远,最后留在众人眼底的是她长长的飞舞的银白的发,带着永恒的伤痛。

    转眼七日便至,萧冷儿圣沨于洛阳周边四处游历一圈,这日一早便前往苍茫山顶。

    萧冷儿对他执意相随委实无奈极了:“我眼看已活不过今日了,你又何必非要在此刻违逆我心意。”

    圣沨微微一笑,明艳不可方物:“这一战在我活着几十年间只怕绝无仅有,我又怎能错过。”

    萧冷儿抿唇不语。

    片刻圣沨忽又轻声道:“我明知你抱定了与他同归于尽的决心,能再多看你片刻……我又怎舍得就此离去?”

    神色复杂,萧冷儿半晌道:“他毕竟是你亲爹……”

    圣沨柔声打断她说话:“在我心里唯一最亲的人只有你和大哥。”

    暗叹一声,萧冷儿却也拿他没辙。

    行至午间,两人终于登上苍茫山顶,却是一个人也没有。二人立于山边,放眼望去,只见山川连绵,大地起伏,似世间万物已尽在脚下。萧冷儿不由微微一笑:“若是他的话,定然喜欢这幅景象。”

    出神半晌,圣沨道:“你不肯遵从他的意愿,却非要在他喜欢的景象面前白白找死才甘心。”

    横他一眼,萧冷儿悠悠道:“世间种种事,自有有缘人打理。这天下既非我二人所愿,而今便还了天下人。我终于能无所顾忌按照自己心意行事,你难道不替我高兴?”

    圣沨不及答话,却听身后传来轻微响动。二人应声回头,却是楼心月终于到了。

    朝他颔一颔首,萧冷儿上前数步。

    回她一礼,楼心月亦行至山边,负手站立半晌,回身正欲开口,却见萧冷儿面色奇异,头顶银白之上更有白烟缭缭,不由心中一动:“萧家不传秘法,无相解体**?”

    点点头,萧冷儿道:“传说施展此法自身功力能在一炷香时辰内提升五倍,却是比弱柳扶风更霸道数倍的功夫了。我虽有修炼,却也并未真正施展过,真相如何,不得而知。”

    楼心月摇头道:“你又何必如此逞强,此法虽能令你功力在瞬间提高五倍,但于自身寿命,却绝不是减少五倍那么简单。”

    他说话间萧冷儿周身都已缭出白烟,露在外的脸颊手臂却是红得几乎透明。对他所言全不理会,萧冷儿只抬手道:“请吧。”

    楼心月无声欺上前。

    过往一幕幕一一从她眼前掠过,十岁以前与冷剑心住在山上无忧无虑的日子,独自一人行万里路坐山观水的日子,与依暮云洛烟然洛云岚扶雪珞相交胡闹的日子,与爹娘短暂相聚的日子,与圣沨互相关爱的日子,与那人江南初识的日子,与那人指点江山的日子,与那人相争的日子,相爱的日子,相怨的日子,到最后碧落黄泉不相见的日子。

    唇边凝起一朵极美的笑,萧冷儿一掌挟毕生爱恨嗔痴出手。

    眼泪不知何时已蔓延了满脸,圣沨伸手擦去。无声惨笑了笑,他是早已知道的了,这人根本不打算当真与楼心月比武,她是要以瞬间功力的暴增全力一击揽着楼心月一起去死。

    卧倒在地,只觉身体各处都有血液泊泊流出,竟已不似自己的。但觉一生之中从未有过此刻的狼狈,楼心月半晌苦笑道:“你可别死了。”

    旁边那人笑声虽微弱,总算还能传到他耳中:“你还没死,我哪敢先行一步。”

    还真是个争强好胜的姑娘。楼心月示意圣沨扶自己起身:“我今日前来,原不欲与你比武,是想着要告诉你一件事。但你施展无相解体**,却叫我一瞬间畅快淋漓,忍不住要与你一战。却是我的糊涂了,若你死在此处,那我可真真做了一件大错事。”

    忍不住翻个大白眼却连翻白眼的力气也没有。全身骨头都已散开,萧冷儿想着与庚桑楚拼命那次嘲讽两人像死狗。狗还有骨头呢,她现在却是连一滩泥都不如:“你们还有甚见不得光的秘密是我们不知道的?”

    沉吟半晌,楼心月淡淡道:“楚儿堪堪在洛阳布置那祭坛,或者说在更早之前,我已知道他想做些甚。”

    萧冷儿蓦地睁大了眼。

    “但我却想不出阻止他的法子,他虽是我的儿子,却比我更有主张。按说沨儿是我和剑心的孩子,我该更疼爱他才是。但我从小看着楚儿,他的一切都让我觉得骄傲之余又内疚在心,不知不觉中,我已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他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还能这样去爱别人,尽管他是我的儿子。”

    “我想不出法子明着阻止他,便只好同他一样暗中进行。他在山洞中布置祭坛和血池,我便在那底下再挖出一条地道来。”

    萧冷儿连眼瞳都已发起抖来。

    “我曾说这一生没有谁能令我不战而认输,当年连冷剑心都不能。可我的儿子,他的才能高过我,胸襟气度竟也远胜于我。我眼见他行前人所不能之事,一统武林,而又毫不留恋的袖手天下。有了这样一个儿子,我不认输还待如何?那日在山洞之中,我早已事先隐匿于地道,可那炸药的威力竟远远出乎我所料。我儿以己之力催动祭法,等我寻到他的时候,他已身受重伤。新伤旧患,饶是我儿那样的人也难以承受,我当即救他从已仅余缝隙的地道出去。我说犯错的是我,该以死谢罪的也是我,要他出去找你,我替他继续催动那术法。他说早已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尤其就此离开你,明知要叫你万念俱灰,他一意孤行,如何能不悔?我若当真肯那么做,我们父子总算也对他死去的娘亲有个交代,从此他便可一心只向着你了。”

    短促地“啊”了一声,萧冷儿满目热泪,却也不辨是喜是痛是爱是怨,口中不住喃喃道:“他为何,他为何……”为何不来见她,为何不来见她?

    楼心月续道:“他当即便去寻你,却见到你在房中一夜白头的模样,让他悔痛交加,当即改变了决定。他说暂时不与你相见了,也叫我休要去祭坛,只想办法留着你性命,而他在这期间则要去做两件事。”

    凝视萧冷儿满头白发,楼心月也不由暗叹一声:“第一件是,他明知你性命垂危,两人就算相聚只怕也没有多少时辰,他要去赤霞峰上寻风赤霞,请他想办法为你续命,好留待你二人日后相见。第二件,他负尽你的青春,更让你失去女子所珍视的一切,他便要在这期间去天山寻找传说中盛放在天池、能使白发换青丝容颜能驻的优昙仙花,令你二人命中最后一段时光能无悔度过。”

    圣沨在旁早已听得潸然泪下。

    试着想要动一动身体,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萧冷儿不住流泪,又悔又痛又恨又伤:“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不想死在这里,我不想死在这里……”

    见她绝望模样和圣沨直想杀掉他泄愤的目光,楼心月忽的一笑:“但我也不是当真这般只顾自己痛快,令到你连见他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萧冷儿圣沨不由都是一怔。

    楼心月笑声之中一人飘然而来,面容清颧,三缕长须,乍看更胜九重天外仙。

    萧冷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失声叫道:“风老前辈!”随即痛哭道,“求前辈救我!”

    来人竟是那隐居世外几十年从不入红尘的风赤霞,想是庚桑楚如愿寻得他。

    瞧她浑身浴血模样,风赤霞叹道:“你的身体,早在几年前便已近不治。如今这模样,休说我,便是大罗金仙也绝没办法。”

    萧冷儿呆呆望他,似难以置信。

    风赤霞忽的又展颜一笑:“但老夫既然来到此,也不能撒手不管你。运气若不差,但愿你能活着与你那心上人相见。”

    萧冷儿不由喜极而泣,瞧得风赤霞连连皱眉:“不过多活几日而已,瞧把你乐的。老夫一生医人无数,可没见过第二个比你更不懂得珍惜自己之人。”

    “前辈可知我今生有个最大的愿望,若能实现了它,便是百死也无悔。”萧冷儿展颜笑开,如同群花怒放般美丽,“与我心上的那人,生则同眠,死则同穴,今生今世,此情……不渝。”

    一个月后。

    江南。

    三月的江南,绿柳如茵,百草生长,鸟鸣鱼跃,自是人间仙境。

    吆喝声不断街道中,一人当街缓缓行来,撑了青绿色油纸伞,白衣素净,却是一头银白的长发叫路人不住流连。

    来人自是萧冷儿。

    这一个月她循着那人足迹一刻不停追寻,终于来到了江南。

    江南啊。

    放下油纸伞,萧冷儿不觉微微一笑。这是她与他初识的地方,她梦中的江南。

    忽听前方一人叫道:“观仙楼顶上有个人在弹琴啊,一边弹琴好像还在吃什么东西。那么高的地方,那人怕不是想不开吧?”

    一时当街的闲人都前往观仙楼而去,自是凑个热闹。

    夹杂在人群中向前走,萧冷儿绝美笑靥不知何时已沾染泪痕。

    渐渐行得近了,便又听梦中那声音在放声而歌。她不由自主也跟着低吟浅唱。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行到最近处,那歌声忽的就消失了。

    萧冷儿一急之下便不由跃身而起,想要上那房顶去,却早已忘了自己武功全失之事。身形正往下倒去,她来不及尖叫,已被一人自身后揽入怀中,和煦笑声在她耳后朗朗响起:“却原来中原的梁上君子,都是这般迷人的风姿。”

    那笑声如春风,如烟雨,如江南。又如置放五十年的陈酿女儿红。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无声滑落,萧冷儿缓缓回过头去。

    全文完,谢谢看这篇文^^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