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0.番外·贰

    小桃花温馨提示:这不是正文哟~

    “本丸里的我们如今还能这样一起生活, 也是由于她的灵力供给,虽然她不一定意识到了这一点。(看啦又看小说)”药研藤四郎一边晃着试剂**一边淡定地说。

    “主上很可爱, 尤其是吃东西的样子。”烛台切将锅里的点心端出来,细心地摆盘,然后将之递到了他面前,“这个就麻烦你了。”

    对于忽然被交托了去给主上送点心这一任务, 堀川国广虽然有些惊讶, 但是对于喜欢做家务爱照顾人的他来说, 却是相当乐意的,就是有些疑惑,因为明明不管是小短刀们还是烛台切,大家看起来都很期待能够亲近主上的, 为什么却愿意把这一机会让给他来做呢?

    关于这一点,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

    右手下意识握住了左边的胳膊,在长袖运动服的遮掩下看不出来的伤口,已经被那阵奇异而又温柔的风治愈了。

    没有能看到主上大人现身,有点遗憾呢~

    他也好期待能够亲眼看到她呀!

    “点心被收下了?”烛台切看了一眼他空空的双手, 满意地点头。

    “下一次,让山姥切先生去吧?”堀川国广挽起袖子帮他清洗晚餐要用到的食材,“上回出阵回来他也受了伤, 虽然一直不肯说但是走起路来别扭的样子连布都遮不住呢。”

    “啊,山姥切啊……”青年太刀摸了摸下巴有些伤脑筋道, “怎么让那家伙愿意帮忙, 需要好好想想办法才行。”

    想到总是喜欢躲在脏兮兮的白布之下缩在角落里的青年打刀, 元气满满的胁差少年堀川国广一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

    “对于我这种仿造品抱有期待干什么?”果然,听到短刀们的拜托,青年打刀把白布往前扯了扯盖住了大半张脸,抱膝蹲地,“要是她看到我,就更加不会愿意留下来了。”

    “山姥切先生,拜托你啦!”乱藤四郎不死心地抓着他的胳膊摇晃,“主上大人说她不喜欢小孩子呢,本丸里有成人外貌的只有你和烛台切先生~~”

    “为了让主上大人接受我们,你就去一次嘛~~”

    大和守安定笑眯眯地看着被几把小短刀围在中间涨红了脸恨不得原地消失的山姥切,插嘴道,“如果山姥切先生愿意把白布拿掉的话那就更好了呢~毕竟山姥切先生的外形真的很漂亮啊~”

    “不要说我漂亮!”本来缩成一团的青年好像忽然被戳到了一样条件反射地吼了一声,旋即又红着脸缩了回去。

    “大和守,你的伤还好么?”堀川国广看向虽然笑得温和无害但是脸色却苍白的少年。

    “我没事啦,这点伤口对冲田君来说可不算什么~”有着蓬松马尾的蓝衣少年眉眼弯弯地笑着举起胳膊挥了挥,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

    “毕竟都是中伤了,还是要注意休息才行。”曾经同为新选组的刀剑,堀川国广还是有些担心他们,“还有加州……”

    大和守安定脸上的笑容顿了下。

    “清光的伤势连起身都困难,如果主公能够留下来愿意帮忙的话就好了……”他垂下眼,神情沮丧。

    刷得一下,在短刀们惊讶的目光下,原本缩在角落里的青年猛的站起了身,他低着头,脏兮兮的白布盖在脑袋上遮住了表情,他快步越过大和守和堀川他们身边朝着门外走去。

    “我去。”

    听到那一声压得极低的声音,大和守和堀川对视了一眼,同时在心里比了个v。

    ……

    山姥切国广拎着食盒来到树下的时候,同样没有看到什么少女的影子,他左右望了望,将食盒打开,把里面的碟子端出来一一摆开在堀川细心准备的野餐布上。

    然后站起身,默默等待。

    过了好一会儿,什么动静都没有,连一丝风声都听不到。

    打刀青年迟疑了一下,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慢吞吞慢吞吞地抬起手,抓住了白布的一角,仿佛做着剧烈的心理斗争一般,手指握紧又松开,如此重复了几遍之后,他一咬牙一闭眼,浑身僵硬地将覆盖在头顶的白布给扯了下来,露出那头灿烂的金发和一根颤巍巍的呆毛。

    他把头压得很低,眼睛直直盯着运动鞋尖,即便如此,依旧能看到他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眼看着就要烧起来了。

    然后他的视野里闯进来一根细细的枝条。

    棕色的枝条看起来很柔软的样子,细细的尖端伸到他压低的脑袋前。

    它往左边扭了扭,又往右边扭了扭,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孩子正探头探脑地瞅着他。

    想到本丸里那些短刀的话,知道大概这就是那位妖怪少女,青年的身体僵硬地更加厉害了,他一动不动地立在那里,浑身已经开始冒烟。

    然后那根细细的枝条前端,忽然噗地一声冒出了一粒小小的绿芽,绿芽又长成了粉色的花苞。

    花苞绽开,嫩黄色的花蕊被鲜妍的花瓣包裹着,颤颤地开在细嫩的枝条上。

    “你是谁?”

    女孩子的声音从花朵之上传出来,透着疑惑和好奇,清晰地传入正惊疑不定望着它的青年耳中。

    “山姥切国广……是山姥切的仿制品。”刷地一下他掀起白布又把它盖在了自己头上,低低地用近乎自语一般的音量说道,“……但是,我才不是什么冒牌货,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似乎从脏兮兮的破布里获取了极大的安全感,青年终于镇定了下来。

    红艳艳的花朵抖动了两下,然后树枝开始往回缩去。

    ——果然是觉得仿制品毫无关注的必要吧。

    山姥切抿了抿唇,漂亮的绿色眼眸黯了下来。

    感觉到一阵带着花香的风吹过身前,披在身上的布匹轻微地摆动着,他愣了愣,抬起头,就见那个穿着红白两色短和服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俏生生地立在了树下,大大的兜帽下,那双水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定在他身上。

    出、出现了?!

    他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她,随即又猛的低下头。

    面前这个少女,就是他们的主上?

    居然会在他这个仿制品面前现身?堀川明明说他都没能见到她现身。

    桃看着他,神色有些微妙,“你,能把那破布拿下来么?”

    山姥切一愣,下意识按住了披在身上的白布。

    桃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有些不开心了,“那么脏兮兮的布披在身上干嘛?真是搞不懂,你明明长得很好看啊~”

    “不要说我好看!”青年打刀下意识的大声道。

    桃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莫名其妙地看他。

    山姥切脱口而出的话还未消音就后悔了,他把脸藏在白布之后,偷偷瞟了一眼少女的表情,有些慌张。

    “不说就不说嘛,那么凶干什么!”桃扁了扁嘴,哼了一声。

    打刀抿紧了唇不吭声了。

    气氛一时很是僵硬,努力想要解释想要找话题的青年心底翻涌过各种各样的念头,却无论怎么样也找不出可以开口的话,随着时间变长,打刀青年的身体也越来越僵硬,自带社交恐惧属性的他心中的慌乱愈演愈烈,眼看着紧张到大脑要罢工随时可能晕过去的时候,他又听到了眼前少女的声音。

    “喂,你也受伤了啊?”

    她的眼睛正望着他的右腿位置。

    “不、不用管我,”他下意识抓紧了白布边沿低下头,僵着语气说道,“反正也只是仿制品,这样破破烂烂的样子正好。”

    “……”桃一脸诧异,似乎无法理解面前这位付丧神的脑回路。

    半晌,她才抬起袖子遮着脸,仅露出一双水红色的眸子来来回回在他身上转了几圈,眯眼道,“我才不让你如愿~”

    山姥切一愣,抬眼,旋即就被迎面而来的狂风和花瓣吹得整个人都凌乱了。

    花瓣噼噼啪啪直接糊了满脸,他一时慌乱没抓紧,身上的白布就这么被狂风给吹跑了出去,于是一头金发和那根呆毛就这么在风中摇曳起来。

    ——最后拎着空空的食盒回到本丸时,青年打刀的神情是麻木呆滞的,发型是狂放不羁的,虽然伤愈之后走路不再一瘸一拐,但是同手同脚的姿势和头顶那一摇一摆的呆毛依旧让本丸的其他刀剑们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是……”烛台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已经十分了解这位口是心非死不承认的性格了,反正只要顺着她的话说就可以了,“只是,也许我们所说的审神者与您认知当中的有些……不同。”

    “不同?”桃皱了皱眉,“有什么不同?不就是跟巫女差不多的人类么?”

    “不,我想还是有些差别的。”烛台切有些伤脑筋地用拳头敲敲额头。

    随后的时间里,他很认真地向面前这名妖怪少女科普了一下本丸当中的审神者究竟是什么,尤其是对刀剑付丧神而言又代表着什么,以及他们的存在和他们的使命。

    “所以,对我们而言,虽然审神者是人类,但是依旧是我们的主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很认真,“除非主人舍弃我们,否则我们是绝不会背叛的。”

    桃愣了愣,而后忽然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就算已经被前任主人抛弃过一次,也依旧如此?”

    烛台切光忠原本坚定的神情僵了一下,桃的话似乎戳中了他不愿回想的记忆。

    良久,他才出声,“是,依旧如此。”

    桃将信将疑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抬起袖子来掩唇而笑。

    她的视线在墙角边转了一圈,已经有几个小脑袋忍不住探出来了,“嘛,其实呢我只是想要离开这里而已,如果成为你们的审神者就可以从这里出去的话,要我接受审神者的职位也不是不行~”

    “诶~~那样的话,桃小姐还会回来么?”今剑已经忍不住冲了出来,戴在脚踝处的脚环随着他的奔跑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上身前倾,急急地问道。

    “嗯~说不准哦——”桃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那、那怎么行,要是桃小姐成为我们的主人反而会离开我们的话……”乱用力摇头,“我不要再失去主人了。”

    “我也不要……”

    “不想再被丢下了啊……”

    山姥切面无表情地站在神情沮丧的小短刀们身后,白布下那双绿色的眸子直直盯着已经坐回到秋千上的少女。

    察觉到他的视线,桃疑惑地回望过来,随后愣了下移开了目光。

    “您、您真的,真的也会跟之前的主公一样抛弃我们么?”

    察觉到袖子被轻轻扯动了两下,桃转过头,就见五虎退正眼泪汪汪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仿佛随时会落下来,他的脚边,小老虎们也都仰着脑袋看她,乌黑的眼睛水汪汪。

    !!

    桃瞬间炸了毛一般把衣袖扯了出来一蹦三尺远,然后才指着他,“不准哭!”

    “可、可是……”退抽噎了一下。

    被他带动,其他几把小短刀也扁着嘴巴做出要哭的表情。

    桃有些受不了地跺了跺脚,“不许哭不许哭!再哭我真的走了!”

    她这么一说,原本泫然欲泣的小家伙们都立马顿住了。

    “那我们都乖乖的不哭,您就愿意当我们的审神者留在本丸么?”乱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期待地问。

    “当审神者可以,留在本丸不行~”眼见着话音刚落那些小哭包们又要发动眼泪攻击,桃有些抓狂地一甩袖,“我也没说离开就不回来啊!”

    “您的意思是?”药研藤四郎不知何时站在走廊上,此刻面色沉静地问。

    桃有些不情愿地背过身,声音带着些憋屈,仿佛赌气一般,透出点点委屈,“我也想要去找我的主人啊。”

    ……

    “喂,你们不要搞错了,我答应当你们的审神者只是为了能够出去而已!”看着跟在身后那一串小尾巴,桃不耐烦地转身再三强调。

    “嗯,我们知道呀,”乱笑眯眯地点头,少女模样的小短刀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可爱阳光,“可是,我们就是很高兴,桃小姐能够成为我们的主公。”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