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65章 动了真心

    从于海涛的办公室里出来的一瞬间,王宝来感觉是那么的痛快,那感觉,似乎比暴打了于海涛还要爽。(www.k6uk.com)

    毕竟从曹芸乐被于海涛提拔的那天起,王宝来对于海涛的心思早就有所揣测,他也是一个男人,对于于海涛这种手握新乡县大权的人物,王宝来有着充分的认识。

    今天,王宝来终于找到了暴发的突破口,将他对于海涛的那种肆无忌惮的觊觎痛痛快快的发泄了出来。

    在门口看到了秘书尴尬而且一时不知所措的表情时,王宝来朝他眉毛一挑。那秘书赶紧推门而入,看到的是于海涛呆坐在茶几对面。

    他看都没看自己的秘书,只是摆了摆手,意思是他没事儿。

    秘书便自觉的退了出去。

    发泄了之后的王宝来已经不再那么激动。上了车,又掏出烟来点上,点了火,让车子慢慢的驶出了县委大院。到了门口,王宝来瞅都没瞅那个门卫一眼。

    此时已经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王宝来知道,在他跟于海涛交谈的过程中,曹芸乐肯定一直非常担心着。他掏出电话打给了曹芸乐。

    “事儿办完了,今晚回县城吗?”一副轻松的语气通过电波传到了曹芸乐的耳际。

    但曹芸乐心里仍然担忧,她不知道王宝来所谓的办完了,到底是什么方式办的?中间是不是出现了她曾经想象的那种激烈的打斗场面?哪怕只是王宝来推搡了于海涛几把,这事情的结果也是非常糟糕的。

    “我这就回去,你在哪?”

    “要不我去你家吧,你把车子停下,我带你出去吃饭。”王宝来表现出来的心情很愉悦。

    曹芸乐不想在电话里说得太多,她估计这个时候王宝来一定开着车子。

    “好吧。在我家等我。”她记起来王宝来有她家的钥匙。

    王宝来开车去了曹芸乐家里,坐在沙发上等着曹芸乐。

    半个小时之后,曹芸乐回到了家里。

    看到王宝来一切完好的坐在那里时,她那颗悬着的心才一下子落了地,因为心情突然放松,她的身体也突然软了,人差一点就瘫在了那里。王宝来看事不妙,一步跨了过去,才扶住了她。

    “你怎么了?”王宝来轻扶着曹芸乐,关切的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

    刚刚闭起了眼的曹芸乐慢慢睁开了眼睛,朝着王宝来露出了欣慰的笑。

    在王宝来去找于海涛的时候,曹芸乐知道没法阻止他,可她对王宝来的那份担心,她却无以言表。虽然说于海涛从体力上不能跟王宝来相提并论,可毕竟于海涛掌握着机器,只要他想对付王宝来,他根本就用不着动手,王宝来就有可能被人收拾成一条死狗,然后再被扣上一条无法辩驳的罪名。

    现在看来,王宝来至少没有在身体上受到任何的伤害。

    王宝来心里清楚,曹芸乐这是在为他的安全担心。

    两人从仇人到朋友再到知己,每一步他都有着深刻的记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了解曹芸乐的为人。在王宝来的眼里,曹芸乐甚至比那些所谓清纯的女孩都值得他爱。

    此时王宝来就能感觉出来,曹芸乐全身都是软的了,如果不是他怀抱着她,或许就倒在地上了。

    把曹芸乐抱到了床上,让她平躺着。

    “我没那么严重。”曹芸乐有气无力的说。

    “说话都没力气了,不嘴硬呢。”王宝来知道,曹芸乐今天经历了这事儿之后,连气带担心的,让她过分的劳心伤神,这才支持不住了,需要简单的休息一下。刚才之所以如此,也是过度紧张的心理突然放松之后才一下子垮了下来。

    “现在什么感觉?”王宝来坐在床边,煞有介事的给她把着脉。

    “我没事儿。”曹芸乐朝王宝来欣慰的笑了笑。那感觉好像是终于找到了一直让她挂心的孩子。

    “那你看我有事儿?”王宝来心疼的嗔道。

    “什么情况,说说我听听。”虽然看到王宝来很安全的回来了,可她并不了解事情的经过,还是担心后续的麻烦。

    于是王宝来便模仿着当时的情景把过程说了一遍。

    “真是这么说的?”曹芸乐怕王宝来骗她而把一些带有隐患的情节给隐去了。

    “骗你干嘛?你不会怀疑我这是在吹牛吧?不过,于海涛确实是气坏了,大概在他的官路生涯中,还没有人敢这样刺挠过他。”

    “你可是踩到老虎尾巴了,我担心他会报复你。”曹芸乐慢慢的恢复了精神,从床上坐了起来。

    “如果这次不主动出击的话,他还真会报复咱们,但我找了他之后,应该不用那么担心了。人啊,都是欺软怕硬,如果咱们没有秦家的背景,或许他会毫无顾忌的收拾咱们两个的,可他又不是傻子,做事自然得思量一下吧。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就凭他一个小小的于海涛,还能翻了天?不是小看了他于海涛,就算是秦明月来了,他也得老老实实的听着。”

    “这么自信?”曹芸乐到现在也不是非常清楚王宝来跟秦明月之间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

    “事情都是相互联系的,也是相互牵制的,只要看透了其中的关联,就能在这复杂的关系中保证自己有立足之地。我跟你说,秦翰或许没有能力直接提拔于海涛往上走,但是,如果想把他踩下来,那也就是一脚的事儿。”

    “幸亏没有让你这样的人进了官场,事儿都让你看得太透了。”曹芸乐不无揶揄的嗔道。

    虽然她对于官场之道不是多么的精明,但是王宝来这么一说之后,曹芸乐便豁然开朗,一切都茅塞顿开。

    “其实官场上也没什么奥妙,不信你看看,看的就是谁能不要脸,是不是能把可以利用的因素充分调动起来而已。官场上就是这样,你如果不让人知道你的底牌,说是低调,但更多的人便会因此而肆无忌惮的踩你。当大家都知道了你是有背景的人了,谁都得绕着你走,见了你都得低头哈腰的堆笑脸。你发表意见,别人就会听。不然的话,你说得再多再有道理,在别的人眼里都不如放一个屁。”

    “你这么说,也太世故了吧?”

    “不世故有什么办法?于海涛天天在会上讲要多听批评意见呢,你见有谁敢批评他?不会他一直都没有错吧?真要是有人当面批了他的话,还会有好日子过?就算是他的上级领导批了他,他也未必能够真心接受的。”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