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六十四章 草原上的灯火

    阿史那在突厥语中就是狼的意思,突厥人自居是狼神的后人,所以这阿史那一姓之人,也就相当于大唐的李氏族亲,那是突厥可汗的姓氏。(www.k6uk.com)地位在草原上也是最尊贵的一支。

    而阿史那又有“蓝色”之意,因此阿史那部也被称为“蓝突厥”,蓝色并不是指其家族有蓝色的眼睛,而是指草原最高天神阿史那狼神。

    所以对于阿史那部落来说,这是一份无上的荣耀,每年的孛厄节举行的地点都是根据他们部落的行踪来决定。

    而今年举行的地点就定在了离狄氏部落有一百来里的瓦突儿草原,那里有着草原上最肥美的草场。一条瓦突儿河贯穿而过,给草场上的生命带来了保障。

    但是虽然贵为突厥的可汗部落,颉利也没有动用自己的权力。这片草场是他们自己用武力,在孛厄节上赢回来的,所以从来没有人提过一句怨言。

    而从狄氏部落到瓦突儿草原,最多也只需要两天的路程,这也意味着秦泽最多还有两天的准备时间。

    草原不流行马车,所有人都是骑在马上,就连老先生也是晃晃悠悠地坐在马上,秦泽跟在他的身边生怕他会摔倒。但这老先生硬是东倒西歪,却是丝毫没有摔倒的趋势。反倒是比秦泽这个没骑过多少马门外汉,看起来要悠闲多了。

    二虎他们跟在后面,表面上是护送这些羊羔酒,但其实只是想要混入商会之中。秦泽不知道素衣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因为按照老先生的意思,她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她当初又为什么没有告发自己,而现在又为什么非要将自己引入危险之中。如果她真的想要庇护自己的话,就绝对不可能将自己带到瓦突儿草原去。

    还是说她根本就没有认出自己?

    不过不论怎么说,瓦突儿草原对秦泽都是一个极大的威胁。当日灵州城一战,见过秦泽的不在少数。难免在那里会遇到一些见过秦泽的人,虽然现在他乔装打扮了一番,但眉宇之间还是有些相似。

    若是到时被人认了出来,那可如何是好。况且老先生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了秦泽,颉利没打算放过他

    如果可以的话,秦泽真的想要推辞不去。可他却又得到了另一个消息礼部尚书唐俭面见了颉利可汗,而现在极有可能就在瓦突儿草原之上。

    这个消息是从老先生那里得到的,起初秦泽也是有些怀疑,毕竟他现在可不能有一丝的草率。

    所以派了二虎前去查探消息,得到有传言说是大唐的使者到了瓦突儿草原的消息,也是让秦泽心里又活络了起来。

    历史上唐俭的确在贞观年初出使了突厥。而唐俭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也不过有几个原因。一来这一次在灵州城以及阴山,大唐和突厥都发生了冲突,这显然是违背了当初的渭水之盟,李二这个时候派人前来自然无可厚非。

    二来其实谁都知道,突厥这两年受了雪灾,当初大唐围攻梁师都之时,就是因为大雪造成了颉利援助的失败。

    李二动了野心,虽在朝堂之上断然驳回了立即出兵突厥的进言。但不可回避的是,他的确有了这个野心。

    唐俭此次出使就是最好的证明,李二需要知道突厥现在究竟到了何地步

    这些秦泽其实都不是太在乎,突厥的灭亡已经是早晚的事。内部矛盾突出,天灾不断。再加上如今火药的出现,已经彻底让突厥最后的优势丧失,所以突厥的覆灭只在早晚。

    秦泽只在乎自己能不能借着唐俭回到大唐,不论老先生袒护的话说的有多么直白。秦泽依旧不希望自己的生命抓在别人的手上,然后需要靠几句不疼不痒的话,来维持所谓的信任。

    老先生永远都是醉醺醺的,除非他认真的时候。只要他露出肃穆的表情时,秦泽也会立马跟着认真起来。

    “你的胆识的确出乎我的想象,以身犯险入瓦突儿草原,又曾想过要如何脱身?老夫现在也不能保证,你身份的事情有没有暴露。届时若是可以,还是莫要露头,若是信得过老夫,就听我一句。”老先生骑在马背上,靠在了秦泽的身边,望着他悠悠说道。

    “小子现在就是那飞蛾,这草原就是黑夜。现在有人给了我一盏灯,哪怕是要丢了性命,小子也只能尝试一番。若是继续选择留在黑暗,秋风一起小子也只能埋骨于此。所以小子选择追寻那光明,哪怕是被烈火焚烧,也好过死在黑暗。”

    秦泽需要得到更多的消息,就需要老先生的帮助。必须要有人帮助他来打听唐俭的消息,如果老先生愿意,那将是最好不过。

    显然老先生也是听出了秦泽话里的意思,当下也是摇摇头,叹了一声:“老夫知道你是何打算,可他又岂是你能随便求见的。若是引起了可汗的怀疑,只怕是暴露的更快。”

    “所以还请有劳先生。”秦泽笑着,故作轻松地说道。

    “老夫还真的舍不得你这好酒。”老先生嘀咕了一句,眼神又是恢复了朦胧,却又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晃悠悠地走远了。

    大唐人喜欢饮酒,甚至成为了一种人自诩清高的办法。酒的价格很高,这是一个很好将他们和贫苦百姓区分开的方法。

    而且这个方法既不沾染金银的铜臭,又显得极其雅兴。若是喝得兴起,作上一两首诗来,岂不是更加痛快。

    但突厥人是不作诗的,他们不喜欢大唐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高兴地随口唱上两句,就是最享受的生活。

    但他们也喜欢喝酒,尤其是在如今已经有些寒冷的天气里,就更加需要酒精来取暖。

    羊羔酒在这里受到了极大的欢迎,胖掌柜这些天已经忙得快要顾不上吃饭。一斤酒五两碎银子,哪怕是在长安这也是天价。

    可是突厥不缺少金银,隋唐每年送给他们的金银,足够他们如此挥霍。

    现在往日子还有些空旷的瓦突儿草原,已经聚集满了人。一顶顶帐篷,就如同天上的云朵一般,铺满了大片的草原。

    所有的帐篷都是以颉利可汗的帐篷为中心,一圈圈的向外辐射。

    狄氏部落的位置就坐落在颉利可汗的西南方向,离颉利可汗的帐篷只有五里的距离。

    在这里秦泽是丝毫不敢有什么动作,因为在颉利可汗帐篷三里之内的地方,至少有些数万人的阿史那将士。

    没有人可以靠近那里,哪怕是扑护律俟斤他们也不行,所以秦泽也不敢妄动。

    秦泽没有看到素衣出面,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倒是让胖掌柜他们在这里直接开始贩卖羊羔酒。另外就是还拉走三百斤的羊羔酒,胖掌柜说是要送给可汗品尝。

    这让秦泽好生懊恼了一阵,若是提前知道要将酒送给颉利,那秦泽绝对不会客气。要是能够毒死这位颉利可汗,突厥恐怕立马就要灭亡。

    可惜,这也只能是想想

    自从昨天以后,秦泽就没有出过一次帐篷,因为就在昨天,狄氏部落左边的又来了一个铁勒部落。

    乞勃儿就是铁勒部落出的大将,而青孥也是属于铁勒部落。这是二虎告诉秦泽的,他在这里发现了那匹只属于青孥的战马。

    这让秦泽感到有些麻烦,青孥是绝对见过自己的。而且当初两个人最近的一次,也不过是一个站在城墙之上,一个站在城墙之下。

    所以秦泽必须要尽量地避开和青孥的见面,可有时候又岂是能够遂他心愿的。

    青孥过来买酒了,骑着他的那匹威风凛凛的青奴马。样子看上去还是那般的桀骜不驯,就像两个月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我已经摸过对方的帐篷,除了他铁勒部落应该没有人会认出我们。”

    无常和秦泽一起站在帐篷之中,透过缝隙看了一眼青孥,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太好办,对于他来说恐怕早就对我恨之入骨。虽然现在装扮了一番,但还是不能太过大意。”秦泽说到这里,又狠狠地瞥了一眼他胯下的青奴马。当初如果不是这匹马,秦泽就能直接将青孥给炸死在城墙之下。

    “算了,先暂且不要理会他。你们打探唐俭的消息又如何了?能不能确定对方真的就在这里?”秦泽收回视线,看向无常问道。

    “突厥的防守太严密了,还是没有办法混进去。倒是的确见有大唐的旗帜露过一次,就是不知是不是唐俭。”

    秦泽皱着眉,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确定唐俭是不是在这里,然后才太商议如何和他取得联系。

    但现在附近的突厥将士实在太多,无常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靠近。不过既然说看到过大唐的旗帜,想必也是大有可能。

    秦泽摇摇头,叹息了一声,正准备开口。却是忽然见眼前一亮,随后就看到一个硕大的马头伸了进来。

    突兀出现的马头也是让秦泽吓了一跳,就想着是不是谁养的马没有看好。但等到他看清这个马头之后,却是猛然一顿。

    这是

    这匹马头没有马具,但是能够清楚地看到上面有着一个伤疤。那是箭伤

    瞬间秦泽就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青奴吗?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