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40|番外九

    将华泠西解决后迟萻就不关注这个人。(wWw.k6uK.cOm)

    虽然没有弄死她,但没有系统的帮助,她也只能暂时活在这个世界里无法再穿越其他世界甚至因为曾经造孽太多死后魂飞魄散永不得超生。

    不仅是华泠西,像池鹤然和宁晳这种任务者纵使他们手上没有沾惹太多人命可也算是提前支出他们的灵魂之力,将他们转世投胎的机会提前挥霍完。

    凡人的灵魂之力是有限的,每转世一次就要消耗一定的灵魂之力,然后再看那人活着时所做的事情来衡量其灵魂之力的得失,直到灵魂之力消耗完便消失在天地间。

    其实这也不奇怪,连神的灵魂之力都能消耗,何况是人。

    只有神的灵魂之力无比强悍并且凭自己的本事离开三千轮回界,方才能保存自己的灵魂之力,倒是不用担心会挥霍太多。

    迟萻收心了接着和司魔王好好地过日子继续当一个家里蹲的废萻。

    当然她这种收心是基于没有任务者来捣乱要是有任务者来捣乱,将她或司昂当成攻略目标,马上就从废萻变成战斗萻。

    迟萻又在家里蹲了一个月,突然间勤奋起来,给司昂心餐。

    至于迟萻的爱心餐

    司昂看着餐盒里的食物,又瞅瞅面前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的女人,问道:“你做的?”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哪个小三给你做的?想得美哦,我心再大,也不可能将其他女人做的东西拿给你吃。”

    听到这话,司魔王顿时满意。

    虽然迟萻的厨艺不乍样,最多也只能称之为家常小菜,但他十分捧场地全部吃光。

    迟萻双手撑着脸看他吃饭,终于明白在那些世界里,为什么司昂对她做的东西从来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喜欢。

    他们在仙灵界时,吃的东西不是司凌娘做的美食,就是魔宫中的大厨做的,所用的材料都是灵气十足,味道一绝,迟萻这株草天生就是来享受的,自然学不会。司昂倒是个心灵手巧的或者继承司凌娘的手艺,做出来的东西很好吃。

    所以在那些世界里,也不怪司昂对她做的食物一边嫌弃一边又吃个精光。

    迟萻倒是非常喜欢吃他做的食物。

    司昂吃完午餐后,也没忙着工作,而是捧着杯清茶,和迟萻一起窝在沙发里。

    他喝茶,她玩手机游戏,气氛格外的温馨。

    直到特助敲门,说是何氏的预约。

    “让他下午再来。”司昂头也不抬地说。

    特助没说什么,重新关上门离开,非常识趣地不去打扰。

    不过司氏公司的群又开始炸了。

    “今天来的是何氏的明珠吧?难道她不知道咱们司总已经结婚了么?”

    “知道又怎么样?那些有钱人都以为司总娶个平民老婆一定不长久,说不定还觉得匪夷所思,怀疑司总的智商,毕竟他们讲究门当户对,认为司总只是玩玩。”

    “咱们司总这么好男人,怎么可能玩?”

    “听说这何明珠刚从国外进修回来,在上个星期的一个慈善拍卖会上见到咱们司总,就一见钟情,一直在打听司总呢。”

    “谁说的?”

    “某个特助说的。”

    “楼上的,你这么老实,小心以后特助啥都不说。”

    “特助,特助,你千万别介啊。”

    潜水的某特助面无表情。

    “对了,今天咱们老板娘来了吧?”

    “来了来了,一楼接待厅的小妹今天吃的到是一种超好吃的抹茶饼干,我抢到一块,可好吃了。”

    “老板娘今天是给司总送爱心餐,怪不得咱们司总都不见外人。”

    “就是,老板娘的厨艺那么好,只要正常人,都不会往外跑去吃那什么高级餐厅的东西。”

    “怨不得那何家几次饭局,咱们司总都没去。”

    “果然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们的胃么?”

    潜水的特助:!明明老板娘做的只是超级平凡的家常小菜好么?

    被抓住胃的是老板娘才对。

    下午,迟萻睡眼朦胧地从休息室推门出来,突然发现办公室里除了司昂外,还有客人。

    一男一女,男的五十左右,女的二十出头,穿着一身职业装,美丽知性。

    这两人的面相,一看就是父女,显然是来和司昂谈生意的。

    迟萻朝他们笑了笑,很自然地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着,而那对父女的表情十分震惊的样子,难不成她在这里很让人震惊么?

    “何先生,何小姐,这位是我太太迟萻。”司昂介绍道。

    何先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原来司太太也在。”

    何小姐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面无表情,只是原本红润的嘴唇有些发白。

    等何氏父女离开后,司昂看向懒洋洋地坐在沙发的迟萻。

    迟萻把玩着手中的手机,朝他笑着说:“司先生,行情不错啊,都是结婚的人了,竟然还有人不当回事,以为你会离婚呢。”

    司昂淡淡地道:“脑子进水的人总是那么多,我又不能将他们脑子里的水倒出来,添些内涵进去。”

    这话够毒的,迟萻忍不住噗的一声笑起来,然后蹦到他怀里。

    司昂用力一按,将她按在怀里,给她一个格外缠绻的吻,低哑地道:“你要是不喜欢那些人误会,就将我看紧点。”

    迟萻被他吻得晕晕乎乎的,下意识地问:“怎么看紧点?”天天都腻在一起,还不紧么?

    等看到他高深莫测的神色,迟萻马上道:“这个,其实我不介意的,嘴长在他们身上,我又不能一个个地堵过去吧?”

    然后不等他说什么,她赶紧跳起身,“我约了叶落去看逛街,先走了。”

    一只手将她拉回来,司昂给她理了理头发,又将微皱的衣襟抚好,方才让她离开。

    迟萻虽然和他没羞没臊的事情都做过了,但每次面对这样的他,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心动得一踏糊涂。

    所以,被勾引住的迟姑娘又坐回来,决定不去了,她要在这里守着她男人。

    听到迟萻和叶落打电话的声音,办公桌前的男人嘴角微微一勾,很快就抚平。

    稍晚一些,迟萻兴致勃勃地挽着她男人的手去看电影。

    看完一部惊悚悬疑杀人狂剧,两人心情极好地决定去附近吃晚餐,和周围那些软着腿从电影院走出来的人形成强烈的对比。

    正在附近拍戏的池鹤然看到那两人,忍不住愣了下。

    他的目光追着两人的身影,可能是他的目光没有掩饰,让那男人敏捷地看过来,一双暗紫色的眼睛,宛若魔魅一般地惑人,教人心惊。

    池鹤然心脏微悸,动弹不得。

    幸好,对方只是轻飘飘地看一眼,便收回目光。

    直到心脏慢慢地恢复正常,池鹤然方才忍不住苦笑一声。

    迟萻也看到那边拍戏的池鹤然,她笑了下,说道:“听叶落说,池鹤然和宁晳最近挺安份的,应该是华泠西的事情吓到他们了。”

    司昂淡淡地嗯一声,手里拿着冰淇淋和奶茶。

    迟萻忙碌着吃东西,继续道:“不过还有一些胆子挺大的任务者,这些任务者经历的世界不多,我们要不要将他们身上的灵器都剥离出来?”

    “你想么?”

    “想啊,不然叫妖姀过来帮忙?”迟萻马上说。

    司昂眼神微黯,“不需要她,我自己可以。”

    迟萻好笑地看他,“你对妖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误会。”

    “是么?”

    “”

    迟萻见他不说话,耸耸肩膀,又和他谈论起那些器灵化成的系统。

    正说着呢,突然脚边有什么东西滚过来,迟萻看也不看地一脚将它踹飞,踹得老高,那东西在半空中轰隆一声爆炸。

    所有人:“”

    迟萻哎哟叫一声,“这是要杀我们么?”

    司昂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女人,那女人见他看过来,原本还十分欣喜,只是笑容只维持几秒,突然就僵住,然后捂着心口软倒在地上。

    司昂拉着迟萻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因为那爆炸,此时已经有警察过来维持秩序,是以没人注意到这角落里的一幕。

    迟萻弯腰看了看那女人,发现她只是身体无法动弹,意识还在的,模样倒是好看,和华泠西那用精确的数据捏出来的脸自然不能比。

    又是一个任务者。

    “你的目标是司昂?”迟萻饶有兴趣地问,胆子挺大的啊。

    那女人轻蔑地看她,虽然口不能言,却没将她放在眼里,偷偷瞄着旁边一手拿奶茶一手拿冰淇淋的司昂。

    迟萻也不在意她的态度,叹息道:“你的目标真伟大,竟然选他。话说回来,为什么都没有将我当目标的攻略者呢?”

    她有些不满地瞅一眼司昂。

    地上的女人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想要说什么时,突然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中。

    “萻萻,冰淇淋要融化了。”司昂突然开口。

    于是迟萻不再理会那女人,赶紧接过冰淇淋吃起来。

    两人离开时,自有保镖将那个女人扛走。

    几天后,那女人失魂落魄地走在街道上,悲愤得想要仰天大吼。

    她的系统没有了,以后都只能顶着别人的脸活在这个世界,没办法再回到原来的世界,有比这更让人难过的事情么?

    迟萻感慨没有任务者将她当攻略目标的第二天,她就遇到将她当目标的攻略者。

    只是迟萻还来不及高兴呢,那攻略者就被某个魔神撕了。

    司魔王将那灵器化成的系统寸寸捏碎,丢到太空中,而没有系统的任务者也被他丢到一个山旮旯里。

    迟萻:“”

    迟萻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那么多系统和任务者,为何没有攻略她。

    因为司魔王都提前将对方弄死、弄残。

    然后,晚上迟萻差点在床上被搞得英勇就义。

    在她累得连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时,身后贴来的男人说道:“萻萻,那些器灵不怀好意,让它们都消失吧。”

    “这么快?”迟萻下意识地问一声。

    司魔王脸色一变,“难不成你还想让他们攻略你?也对,你是帝霖仙草,天生福泽,那些器灵应该能感觉到你的福泽,自然想要夺取你的福泽和气运我也是为保护你。”

    迟萻:“谢谢啊,你真用心良苦。”

    男人将她翻过身,搂到怀里,亲亲她的脸蛋,柔声道:“是啊,谁让你是我媳妇呢。听说我还没出生时,我娘就将你定下。”

    迟萻:“胡说八道,你出生时,我也刚好化形,司凌娘再不着调,也不会给儿子定株仙草当媳妇。”

    他哼哼两声,搂着她睡觉。

    司魔王说要让那些器灵消失,那就做到,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当池鹤然和宁晳看到一同出现的司昂和迟萻时,两人脸色微变。

    自从华泠西的消息渐渐地变少时,池鹤然和宁晳就感觉到一种危机感,有一种预感,觉得很快就会轮到他们。

    迟萻拥有能将任务者系统削离的手段,让华泠西变成一个普通人,不仅失去穿越其他世界的能力,更是一辈子被束缚在这里,更别说回到最初的世界。

    想必她对其他的任务者应该也一样吧。

    “给你们两个选择。”迟萻朝他们笑了笑,“你们是乖乖地让我们剥离系统,还是和系统一起死?”

    两人脸色微微一变,最后变得颓然。

    他们当然不想死,所以选择剥离系统。

    池鹤然的系统难得没有再度隐藏,在他脑子里哭成狗,池鹤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没办法做什么。

    倒是宁晳的系统,依然没有吭声。

    “你真的不会杀我们?”宁晳怀疑地问。

    迟萻笑着说:“连华泠西那样的我都没杀,为何要杀你们?还是你们想被系统控制住,然后被我们连同系统一起杀了?”

    听到这话,两人打了个哆嗦,忙不迭地摇头。

    他们此时能肯定,迟萻完全有杀死他们的能力。

    两人很快就晕厥过去,甚至来不及问他们怎么剥离系统。

    司昂先是将宁晳身上的系统剥离,那系统想逃,自然逃不出司昂的手掌心,最后被他像对其他系统一般捏死。

    等司昂抽离池鹤然身上的系统时,那系统没有逃,反而飞快地说:司神,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做任务时,也是以自愿为原则,从来不让宿主滥杀无辜,你能不能别杀我?我真的是被十方天神逼进来的,我根本不想和你为敌!还有,我很有用的,可以帮你。

    司昂的动作一顿,司神这称呼倒是有趣。

    他好整以瑕地问:“你怎么帮我?”

    例如,等你回到神灵界时,我为你带路,告诉你十方天神的弱点,如何?器灵小心地说。

    司昂垂眸,没有说话。

    那器灵吓得身上的灵光都时隐时灭,直到司魔王又问它的本体是什么时,它飞快地回答,就怕司魔王像捏死其他的器灵元神一样捏死它。

    “好吧,暂时留着你。”

    器灵松了口气,看一眼地上的宿主,最终恋恋不舍地被司昂丢到星空中和妖姀作伴。

    宁晳和池鹤然醒来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身上的异样,昔日一直陪伴他们的系统此时已经不在了。

    他们脸上忍不住露出怅然若失的神色。

    “333系统是不是死了?”池鹤然问。

    “没死,不过它并不在这里。”迟萻难得好心地回答。

    池鹤然听罢,神色好了许多,他深深地看一眼迟萻,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衣服,故作轻松地笑道:“虽然只有这一辈子,但能再活一辈子也不错。”

    以前总以为会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可以享受,虽然做这些任务偶尔会感觉到厌烦,但现在发现没有时,又忍不住想珍惜。

    人啊,就是这样,得到的不放在心上,失去才可惜,更何况是曾经唾手可得的永恒生命。

    宁晳的脸色十分晦涩,没有说话。

    想来,对于迟萻竟然剥离系统的行为,她心里还是无法接受的,要不是迟萻的实力摆在那里,她或许会拼上一拼。

    迟萻看着他们,好心地道:“你们虽然没有伤及太多性命,但因为你们穿越的世界太多,早已经损及你们的灵魂之力,你们下辈子将无法投胎,直到灵魂之力渐渐地消逝,你们也终将消失在世间。”

    两人的脸色一变,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样的内幕。

    最后,宁晳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池鹤然离开前,忍不住问:“迟萻,你真的是任务者么?”

    迟萻笑了,“我是啊!”只不过那是曾经。

    池鹤然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曾经认为她是任务者的宁晳和他果然很傻很天真,现在纵使明白,也已经晚了。

    花了一些时间,将这个世界的任务者和灵器都解决后,迟萻和司昂终于能过起平凡的日子。

    这回,没有什么东西再打扰他们。

    他们在这个世界相守一生,直到在这个世界的身体的各项基能无法承受他们越来越强大的灵魂之力,方才离开这个世界。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