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一章 大才

    虽然楚云下了决定按照原计划暂时归顺刘琨,而莫含也决定继续招纳铁血军。(看啦又看小說)但是两方却都没有直接说出来,搞得就像是谁先开口谁输一样。当然楚云是因为心里有了底气,他知道莫含是来求自己的。而莫含则是保持着一个谈判者的基础素质,因为他邀请楚云就像是买东西,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价格可是不同的,要不然这个莫含也不会在多次代表刘琨出使拓跋鲜卑之后被人家看重,他还是很有本事的。

    只不过这一次莫含找错了对象,现在已经不是楚云求着他们收留的时候了,再加上楚云本来就想拖拖时间看看形势,因此楚云一点都不急的情况下,也不知道莫含有什么底气他竟然也没表现出一丝急切倒是刘定行动了起来。

    刘定已经康复了,他不是傻子,当他看到了铁血堡强悍的实力之后,立刻就给自己的父亲送去了一封信,并且平时也经常拉着铁血堡的几个都尉拉关系。可惜啊,铁血堡的几个都尉要不是楚云亲自提拔的就是对楚云的手段畏之如虎的,没有一个人敢背叛楚云。莫含也没有阻止一直看着刘定的小动作,当刘定运作多天毫无收获之后,他这才知道楚云对铁血军的掌控力,因此也就把所有的小心思放下了。

    这个时候刘琨也没闲着,在他的支持下,他的侄子魏郡太守刘演占据了邺城,邺城一直都是翼州的州城,占据邺城的刘琨,基本上就相当于占据了翼州。可惜,刘演的成功无法帮上刘琨太多,刘演面对的不光是北方幽州刺史王浚以及鲜卑人,而且他还要面对南边即将击败向冰北上翼州的石勒。再加上他不是名正言顺的翼州刺史,所以内部还是有很多问题,比如说那些投靠王浚的郡守、县令就让刘演头疼不已。

    再加上汉赵军队以及围住了晋阳,而自己的盟友拓跋鲜卑却还没有出兵,所以刘琨虽然不是山穷水尽,但是也很危险了。他命令刘定和莫含必须尽快的说服铁血军归顺,这样他就能掌握一直数千人的骑兵部队,他的选择也会大增。

    “楚贤弟,在下打扰贤弟已经有十数天,深感贤弟的能力,不知道贤弟对待朝廷是怎么看的呢?”楚云听到莫含的话心里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莫含终于是忍不住了,不过能忍住这么久,也算是值得敬佩了。

    “莫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朝廷不正是在长安跟匈奴人鏖战嘛?虽然皇上晋怀帝不知所踪,但是圣太子在位晋愍帝,而且琅琊王在江南组织人马,又有并州刘刺史和幽州王刺史这样的忠臣,我看天下平定的日子不远了。”楚云虽然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但是还是不会轻易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楚贤弟你不要自欺欺人了,现在朝廷是个什么样子的,你我都清楚。长安太子被汉赵重兵围困,可以说是朝不保夕,琅琊王在南方世家的拥立之下野心勃勃,而刘刺史甚至不敢待在封地,王刺史心思路人皆知。反倒是胡人春秋鼎盛,匈奴之刘聪鼎立中原,而石勒也席卷兖州北方三只鲜卑也虎视眈眈。现在天下比起春秋战国还要杂乱无序。难道楚贤弟说现在是太平盛世自己能信吗?”莫含说完,楚云都惊呆了,这是没有给朝廷留一点的脸面啊,这个莫含跟自己说这些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是刘琨的使者来拉拢自己的?自己以前的认为都错了?

    “莫兄什么意思,可以直说。”楚云盯着莫含问道。

    “楚贤弟,你弱冠之龄就能统帅数千彪悍人马,而且有赵王伦的宝藏可以支撑,我看楚贤弟必定能成就一番大事。只不过弟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驻地,如果楚贤弟能够占据一块地盘,精心发展数年,以楚贤弟的才能,未必不能逐鹿中原,成就一番霸业。”楚云看着这个莫含,真敢说啊,自己都不敢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思,但是这个莫含却直接说破,难道就不怕自己杀人灭口?难道是在试探自己?

    “莫兄你的话严重了,我只是想为父母报仇而已,并没有一点其他的心思,今天的话出你的口入我的耳,我就当莫兄喝醉了。”楚云摇了摇头,就想离开。

    这个时候莫含一把拉住了楚云:“楚贤弟,司马家族得位不正,要不是他们欺负孤儿寡母,他们怎么可能获得皇位。就算是得位不正,也能够弥补,如果多为天下苍生做好事,做实事,那么天下人怎么会不认同他们。但是他们家族怎么做的?他们精于内斗,把天下打的残破,又引胡人入关,以至于让神州沦陷。这样的朝廷值得效忠嘛?楚贤弟,男子汉大丈夫当纵横天下,这皇帝司马家族当得,楚贤弟怎么当不的?我认为,楚贤弟应该出了这密林,刘刺史是个忠臣,但是他没有这个本事,他过于依仗鲜卑人迟早败亡。但是这一次拓跋鲜卑是不会让刘刺史遇难的,因此就算是楚贤弟不出兵相助,并州也不会有碍。但是对楚兄就失去了一次机遇。这一次我作为刘刺史的全权代表,他答应可以授予楚兄一地郡守,并且可以表楚贤弟为实职将军,希望楚贤弟抓住这一次机会,成就一番事业,兄只希望弟能够善待子民,还天下人和平而已啊。”

    楚云看着莫含的双眼,从莫含眼睛里,楚云只是看到了真诚,楚云真的不知道这个莫含要做什么了,难道是想提前下注投靠自己?但是自己虽然有些实力,但是也只不过是强壮一些的蚂蚁罢了。有许多势力伸伸手就能捏死自己,就算是现在的刘琨也能做到。他的侄子刘演可是占据了邺城,多了不说。一万部队还是能凑出来的,自己的手下看着是骑兵,也不过就是骑着马的步兵罢了,还真不一定打过一万正规军。

    但是自己从来没有表现过自己的野心,这个莫含是怎么看出来的?楚云不清楚莫含的想法,因此还是非常的谨慎。

    “莫兄,你觉得我应该跟刘刺史索要什么官职呢?”楚云决定反刺探一下莫含的想法。

    “上党郡郡守。”莫含笑着说道,楚云回忆脑海里的上党郡,貌似那个地方就在赵汉、长安朝廷、晋阳中间,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不成了抗击赵汉军队的第一线了嘛?这是让自己去送死的节奏啊,楚云怀疑的看了眼莫含,这个家伙不会是为了让我成为刘琨的看门狗忽悠我吧。

    “楚贤弟莫急,听我细细道来。上党郡北连太原郡,西交河东郡、南界建兴郡,自战国以来,上党郡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党,所也,在山上其所最高,故曰上党也。上党郡四周群山环绕,防御力极强,楚兄的有铁血军精锐防御起来得心应手。上党郡人口众多,民风彪悍,适合征兵。世家却很少,因为现在上党郡是在匈奴人手里,所以世家大都跑到了晋阳和幽州去了,这对楚兄的执政措施大为有利。”莫含还没说完,楚云就打断了,上党现在属于匈奴人,楚云有几个脑袋去跟兵甲数十万的匈奴人争夺?这莫含肯定不怀好意。

    “莫兄,你别跟我说,让我铁血军出兵上党,骚扰匈奴人的后路,以解晋阳之围,我自认没有的罪过莫兄,莫兄为何如此害我?”楚云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莫含哈哈大笑了起来:“楚贤弟别急,愚兄当然不是要你现在跟匈奴人拼命,而是要你对刘刺史对朝廷表达一个态度。楚贤弟年纪太也没什么根底,除了这个面对强敌的上党郡,其实楚贤弟的选择很少,你想想,你倒是想要西河郡、想要新兴郡,朝廷和刘刺史可能答应吗?我让你选择当上党郡郡守,就是给刘刺史给朝廷一个错觉,让他们认为你忠于国事,不以私利为重,这样你才会有一个上党郡郡守的起点,往后的路就好走多了。你可能觉得我给你推荐上党郡不安好心,还认为上党郡在匈奴人手里,是我想挑拨你跟匈奴人死战。这都是不对的。我实话告诉你,刘刺史必定请动拓跋鲜卑来援,鲜卑人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不会任由并州被匈奴人吞并,因此匈奴人占领的这些地方,早晚会全部吐出来。匈奴人因为此败短时间也不可能再次进攻并州,这就给了楚贤弟站稳脚跟的时间。以贤弟的才能,给你几年时间,我想贤弟在上党郡起码自保有余,到时候不管是贤弟响应朝廷的号召南击匈奴,还是北上草原,甚至西进凉州占据一块稳定之地,再或者东进翼州、幽州,都是贤弟掌握主动权。现在楚兄还觉得愚兄是在欺骗你否?”

    楚云听完心里大喜,这个莫含给自己出的主意,和自己的战略一点都不冲突,甚至还有所补强,让自己的计划更有实现的可能。楚云拉着莫含的手,也不说话,激动地看着莫含,莫含抚须而笑。

    “贤弟,愚兄希望我最先跟你说的话,你要记住,百姓苦啊,希望你有所成,要善待百姓。”莫含说完,楚云更是佩服,这是个真心想办好事的人啊。

    “莫兄,你放心,我真的能够成事,绝忘不了莫兄的嘱咐。我也绝不会忘记莫兄的大恩大德,不过我智术短浅,希望莫兄能够来帮我共成大事,就是让我把铁血军首领的位置让给仁兄都行。”楚云真诚的对着莫含说道,他这倒是真心的,楚云宁可去当一个将军或者闲差,也不愿意成为一方首领,他这是为了活命被逼出来的。

    “贤弟,愚兄我还是在刘刺史手下对贤弟的用处更大,你不知道,刘刺史虽然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大丈夫,但是他手下的那些人,都是些小人。而且刘刺史耳朵根子软,如果愚兄不在刘刺史面前为贤弟斡旋,贤弟光处理身后的暗箭就占去了绝大多数的时间,那里还有时间站稳脚跟。”楚云听到莫含这么为自己着想,心里还是很感动的,两个人商谈许久,莫含才准备去跟刘定回复,两个人准备离开去跟刘琨禀告。

    就在莫含要走出屋子的时候,楚云忍不住开口问出了心里的疑问:“莫兄稍候,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兄。”

    莫含停下笑着看着楚云等待他的询问。楚云也就不再客气:“兄长跟我这才是第二次见面,不知兄长为何如此帮我”

    “哈哈哈哈,我以为楚兄不会问我这个问题呢,我也不想出卖我的好友,既然问起来了,那么我就告诉贤弟。房家正是我莫家的通家之好,房卿叔父的儿媳正是我的堂妹,因此房族长算起来还是我的长辈。我从他的口中听到了楚贤弟的所作所为,大为佩服,因此我觉得为楚兄出一把子力,不知道楚贤弟可否答应愚兄不要难为房叔父?他这么做也是为了铁血军的未来。”

    楚云这才知道原来是这样,他一口答应莫含,莫含再次告辞离开,但是楚云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上,房卿的确是为了自己好,但是万一莫含不是如此大度之辈,是一个小人,那么自己的一切不都被泄露出去了吗?因此楚云决定对内建立监察机构,当然这件事情现在还不急。

    刘定和莫含很快就告辞离去,楚云相信等他们再回来,自己就是混入朝廷体系的那一刻,因此他也开始做准备,上党郡就在太行山的西边,就算是迁移也不用跟迁移到晋阳一样麻烦。而且他这一次肯定要耐心等待匈奴人被击退,所以一时半刻迁移不了,因此楚云准备带着二千五百人前去刘琨名下报告,其余的人继续在这里发展。

    现在铁血军经过不断的吸收,兵力已经达到了五千人,留下一半人手,也足够防备自己的老巢了。只不过有一个问题,让楚云很诧异,就是最先去晋阳接触的付义和五十手下都不见踪迹,楚云绝不相信付义不辞而别,但是他们现在都没回来,肯定是遇到问题了。要知道付义可是唯一一个知道赵王伦宝藏具体地点的人,付义倒是跟楚云说过,但是楚云没去过邺城,完全就是没听明白。楚云还准备去取一些宝藏壮大自己呢,现在看起来,付义不在,自己也无可奈何。

    楚云哪里知道付义等人多么的悲惨,当时付义等人被刘琨手下大将抓了壮丁,张乔看付义等人弓马娴熟,于是就把他们当成了亲兵。可惜啊张乔一战击溃,付义等人为了忠义,护着张乔逃走,结果被匈奴人盯上,张乔战死,付义和仅剩的十几个人被抓为了俘虏,现在正在晋阳城前面挖掘工事呢。他们的马也没了,而且还带着伤,真可以说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刘定和莫含返回了常山城,见到了刘琨。因为刘琨得到了拓跋鲜卑首领也是刘琨结义兄弟的拓跋猗卢的援助,因此刘琨对于楚云铁血军的需求就少了很多,不过即使这样,他听自己儿子刘定和莫含说完铁血军实力的时候,还是大吃一惊。

    刘琨轻轻捻着自己的胡须,在他的心里,铁血堡已经跟幽州王浚一样都贴上了野心家的标签,要不然有这个实力怎么不贡献给朝廷,反而在太行山养兵图谋不轨?楚云如果知道刘琨的想法非吐他一脸口水,楚云宁可成为一个大少爷,在家里专心练武,谁也不想整天过刀光剑影的生活,小命都没有保障。

    因为刘琨有了这个想法,所以他只是淡然的问了一句楚云想要什么,在他心里楚云已经是野心家,肯定要官要钱要地盘,要的狠了,刘琨就能确定楚云是个野心家,到时候他就让自己的侄子刘演调集人手除去楚云。

    但是当莫含把楚云的要求说出来的时候,刘琨第一次感觉他做错了:“你说什么?他想去饿狼环视的上党郡驻扎?那里可是抗击赵汉的最前线啊。”刘琨心里暗暗怀疑,难道是他看错了?

    莫含偷着瞄了一眼刘琨,心里暗想,楚兄,哥哥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莫含这个人精,一瞬间就看出了刘琨的想法,并且立刻就把楚云的要求从上党郡郡守,改为了去上党郡驻扎。并且他也不准备在刘琨面前表现出跟楚云的良好关系,反而要拉到对立面,这样刘琨才更能相信自己的话。

    因此他毫不犹豫的说起了楚云的坏话,这倒是让刘琨更加的怀疑了起来。

    “刺史,你是不知道那个楚云多么的可恶。”随着莫含明贬实褒的描述,楚云在刘琨心中的形象反而慢慢的变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