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八十二章 视察军营

    五十多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刀,一靠岸就迅速的跳下船,冲到酒楼之前。(看啦又看)

    这帮人气势汹汹,凶神恶煞,肩宽腰圆,眼神里都是煞气,显然不是一天两天做这样的事情。

    “叫你们掌柜出来!”

    领头的是一个精壮的汉子,眼角有一道斜疤,看上去分外狰狞,挥舞着长刀,向着曹变蛟冷喝。

    “出来,出来!”

    一群人挥舞着刀兵,大喊大叫,震耳欲聋。在小酒楼附近回荡。

    这么一会儿,不远处有不少人打开窗户,远远看过来,都想知道这酒楼的新东家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厉害。

    他话音一落,曹变蛟猛的一挥手,道“打,然后扔到河里!”

    那精壮汉子脸色微变,冷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我烧了这酒楼!”

    汉子一说完,几个火把就出现,甩手就要扔向朱栩所在的酒楼。

    噗噗噗

    突然间,一根根短小箭矢射出,洞穿了那几个人的手臂。

    “啊啊,有埋伏……”几人大叫。

    禁卫根本不给他们机会,三十多人冲出,三下五除二的就将他们赶向河边,然后一个个的扔进了河里。

    禁军似乎也被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惹出火气,下手都比较重,一群人只能在水里艰难扑腾,多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

    朱栩排众而出,站在河岸边,看着近百人在水里扑腾,眯着眼,一脸的兴趣盎然,道:“通知方孔炤,傅宗龙,都不要插手,让这群人折腾去。收拾一下,咱们去虎贲军营地。”

    曹化淳站在朱栩身后,一脸的不解,这个时候了,皇帝不应该收网,再对南直隶清洗一次吗?

    朱栩没有多解释,已经转身走了。

    很快,朱栩一群人就收拾好,几辆大马车,几十骑兵护卫,穿过秦淮河,沿着大路一路南下。

    这样的阵势,在这个时候自然是异常扎眼,紧盯着整个应天府一举一动的人都察觉到了,纷纷是神色凝重,猜不透来路。

    没多久,巡抚衙门,总督衙门都接到了朱栩的旨意,而后两个头头迅速碰头。

    两人对坐,好半晌都拧着眉头说不出话来。

    “皇上……只怕早就到应天了。”方孔炤抬头看向傅宗龙,肃色道。

    傅宗龙脸色不变的点头,这一点他也猜到了,问题是,皇上在应天府多久了?发现了多少事情?要干什么?为什么命他们不动,任由那些人胡乱折腾?

    不好的预感,不断的在两人心头涌动。

    方孔炤担心皇帝重演北直隶之事,面上变了变,看向傅宗龙道:“傅总督,若是……皇上手段过于激烈,你我可否联名阻止?”

    傅宗龙嘴角动了下,苦笑一声道:“方大人是不太了解皇上……若是他要动手,你我拼了命也拦不住,何况,虎贲军的总兵是谁你也清楚。”

    曹文诏!

    方孔炤心底浮现这个名字,眉头拧了又拧,心里不安。

    南直隶对大明来说太重要了,钱粮都占据大半,任何的伤筋动骨都是对大明的巨大伤害。

    “傅大人,对皇上了解几何?”方孔炤心里惴惴,看着傅宗龙问道。他之前只是个参政,不曾入京,对朱栩了解是极少,都是那些乱七八糟,难辨真假的传言。

    傅宗龙神色沉凝,刚要说开口,主簿走进来,道“大人,王老大人以及南直隶诸多致仕老大人来了。”

    方孔炤一怔,看了眼傅宗龙,起身向外面走去。

    只见大堂里已经站着好几个人,都七老八十,风烛残年模样。

    “我等见过方大人,傅大人。”王北承领头,一群人都抬着手。

    方孔炤连忙还礼,这些人不止是前朝的高官,更是在南直隶有着巨大的声望,三代以内不是有文名就是官名,显赫一方,怠慢不得。

    王北承拄着拐杖,苍老的脸上带着淡然笑容,道“方大人,人我都给你请来了,你可不要让老头子失望。”

    方孔炤看着王北承一副‘和蔼’之色,神色不动,心里却警惕着。

    王北承前几日态度还很强硬,现在突然改变,放谁都不敢大意。

    “我们都支持皇上、朝廷的新政!”

    “我大明厄需革新,不管如何,我们都要无条件支持!”

    “有一些人别有用心,煽风点火,我们决不答应!”

    “没错,我们会用一切力量支持方大人,巡抚衙门,绝不容许任何人挑衅、扰乱新政!”

    “方大人有什么需要我等去做的,尽管开口!”

    几个老头子颤巍巍的,却落地有声,铿锵有力。

    傅宗龙神色是将信将疑,他冷眼旁观,对南直隶的事情算是看的明白,真正支持朝廷新政的屈指可数,现在的数量已经超过一只手了。

    主簿倒是若有所思,在方孔炤耳边低声道;“大人,不管如何,先请进去,再放出风声,真假如何都由不得他们反复!”

    这也算一个助力,方孔炤倒是能屈能伸,当即就连走几步,朗声笑道:“诸位大人里面请,咱们详谈,来人上茶……”

    王北承微不可察的点头,只要方孔炤需要他,那他王家就能保下来。

    其他人的心思都差不多,人老成精,看透世故,都希望保住自己家族的一切。

    方孔炤刚刚将人领进去,还没等及上茶,门卫又来报:“大人,许大人到了。”

    在座的都已经摆上笑容,准备好好客套一番,闻言都是一愣,旋即笑容更多。

    方孔炤是喜色最多的,连忙大声道:“快请,不,本官亲自去迎接……”

    王北承已经明白这‘许大人’是谁了——内阁中书调任的许杰!

    这位虽然是调任,可谁不知道,这是内阁的‘钦差’,负有重任,谁敢轻视分毫!?

    许杰被接进来的时候,一脸懵然,这江苏巡抚衙门衙门热情的有些过分,他在苏州还几度吃了苏州知府的闭门羹。

    他也算是看惯宦海沉浮,很快就摸出门道,不动声色的与方孔炤站在一边。

    许杰的到来,让方孔炤信心大增,送走了王北承等人,就闭门与许杰商讨‘新政大计’,任由外面闹翻天。

    现在最得意的,就是徽帮了,眼见整个顺天府都开始‘寂静’,仿佛已经看到朝廷妥协,继续让他们霸占盐政,甚至更进一步的景象了。

    被盐商裹挟的其他商户,此刻都是紧张不安,都在期待,若是能回到天启年间,那就最好不过了!

    而如同饿虎一般,悄然隐藏在后面的吴家,此刻依旧安静的可怕,无声无息,大门紧闭,没有任何人进出。

    朱栩的马车直接驶入江苏常备军军营,一群头头脑脑都已经在等了。

    “臣曹文诏(吴襄、杨肇基)参见吾皇,吾皇万岁!”

    朱栩刚刚下马车,曹文诏,吴襄,杨肇基三人就单膝跪地,大声喊道。

    朱栩居高临下看过去,并不是三人,还有各部参将,十多个人,齐齐跪在地上。他微微一笑,摆手道:“免礼。”

    “谢皇上!”

    一群人大喝,然后齐齐立着,微躬身,低头,等着皇帝训话。

    实际上他们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大明的皇帝向来都是不出宫的。

    朱栩背着手,看着这几人,都是大明的中流砥柱,也都还没有让他有不满意的地方,不吝客气的道:“都无需拘礼。不要像外面那些大人一样,朕不是来找麻烦的,放松一点,自然一些。”

    众人都不动,倒是有些人觉得皇帝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至少语气很和缓。

    曹文诏瞥了眼身侧的两位,为了不冷场,只得笑呵呵的开口道:“皇上,都准备好了,要不先看看军演?”

    朱栩笑了笑,道:“还是你老曹了解朕,嗯,朕不希望客套,废话,有什么直接摆出来就是,好,就先看看军演。”

    杨肇基与吴襄悄悄都对视,暗松一口气,他们一直都提心吊胆,生怕皇帝是来‘整肃’的。

    朱栩被簇拥着,向大营正中走去,那里有一座高高的瞭望塔。

    曹文诏跟在朱栩身侧,一脸热切的介绍着“皇上,山东,浙江以及江苏的三军都集结好了,近十万大军,昨日已经演练过,随时都能开始军演……”

    朱栩听着不时颌首,目光在这大营四处打量。水泥路,水泥柱子,水泥地面,处处都是水泥造物,进门处看上去像一个堡垒,颇有些坚不可破的味道。

    “哈!”

    “喝!”

    不远处,一群士兵挥舞着长刀,狠狠的对着假人挥砍,每一刀都整齐划一,动作并不僵硬,一气呵成。

    再走几步,就看到一群士兵举着黑色铁枪,对着百米外的靶子开枪。

    朱栩一见,不由得停下脚步。

    冷兵器向热武器过度,其中‘枪’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若是能设计出相对先进的火枪,在这个时候的世界,就不是占点小岛那么简单了,完全可以横淌!

    不过很快朱栩就暗自摇头,虽然很多问题得到改善,还是不具备野战横扫的能力。

    曹文诏一见,连忙道:“皇上,这破虏枪射程大大增加,配合大炮,守城,攻城,尤其是攻岛有着奇效。”

    朱栩一怔,道:“你说攻岛?”

    曹文诏道:“是,臣等轮番军演过,最多半个时辰就能摧毁一座要塞!哪怕是海上的山海,关也撑不了多久。”

    朱栩眯了眯眼,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心情不由大好,道:“好,准备好,朕先看军演。”

    “是!”曹文诏大喜。他可是准备很久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