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章 跟不跟我走

    “原来你在这儿。(Www.K6uk.Com)”

    不温不火的一句话刚在耳边落下,我的手臂就被人抓着,一股强势的力道顷刻将我拉离座位,往过道上带。

    这时,崔家大姑在身后急急喊了停。

    “站住!”

    此言一出,那股带着我往外走的力量才停顿了一下。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顺着拉着我的那只手往上看,在看到眼前这张表情深沉的脸时,我莫名后背一凉。

    顾乘风怎么会找到这里来,还这么快!

    “”额头开始渗出汗来,他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一把就要将我拉走,除了发飙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他也确实可以发飙,谁让我给他下了个绊,他的计划已经被我完全破坏了。

    “崔女士,有什么事吗?”

    顾乘风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崔家大姑,这个称谓光是说出来,就让人感受到一股寒意。

    崔大姑也是老谋深算,她笑了一下,看起来一点没有要发火的意思,而是和颜悦色地对顾乘风说道:“顾总,你一来就要拉走我的客人,不合规矩吧?”

    “是吗?”顾乘风淡漠地应了一句,抓着我的手没有放,甚至力气都没有丝毫减少。

    我直接懵了,这是他们两个人要抢我一个?

    有些哭笑不得,这么一闹,旁边的食客纷纷侧目过来,我的压力剧增。

    “总该有个先来后到吧,再者说,我看张小姐并不想和你走,顾总,强人所难非君子所为。”

    崔大姑的脸色微妙地变了一些,她盯着顾乘风,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似的。

    虽然没有直接开怼,但是对话的语气很奇怪,听着让人不太舒服。

    崔大姑此话一出,顾乘风便转头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我愣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因为心虚在先,我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张佳莹,你跟不跟我走?”

    直接不客气地问了我这么一句,顾乘风一脸我一定会站在他那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张狂。

    其实如果单单顾乘风和崔家大姑摆在我面前,我肯定选顾乘风,毕竟他们两人比起来,我和顾乘风更熟一些。

    但是现在,有了我耍顾乘风这个大前提,我断然不会跟顾乘风走,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收拾我。

    默默咽了一口唾沫,我沉默一下,直接将他抓着我的手拨开,还是强硬地拨开。

    “你自己走吧。”

    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撇开头。

    这时,崔大姑开口圆场:“顾总,既然张小姐都开口了,你总不能将人强行拉走吧?”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再者说,张小姐以后可能会是我崔家的人,你这么做的话,我不能袖手旁观。”

    “崔家的人?”

    闻言,顾乘风眯起了眼睛,他眼中的困惑和隐约的怒气十分明显,看得我心下一滞。

    但是他这么看我,还有责备的意味,我瞬间就有些不舒服了。

    老实说,是他先招惹我的,也是他先惹恼我的,我现在这么做,只是以牙还牙。

    咬了咬牙,崔家大姑这是给了我一个台阶下。

    我瞬间觉得,凭什么我要处处去考虑顾乘风的感受,他从来都不会想想我是怎么想的。

    心中有气,我索性对他说:“对,我在考虑和崔思远结婚的事情。”

    “结婚。”重复了一遍我的话,顾乘风倏然沉了脸色。

    我知道他生气了,但现在即使他暴跳如雷,我都不会有丝毫的动摇。

    他在向我示好的同时拈花惹草在先,我又何必守着这没有用的贞节牌坊。

    “对,我也老大不小了,还带着一个孩子,太累了,找个靠谱的好男人嫁了不是很正常吗?”

    “不行!谁允许你这么做了!”

    我话音未落,顾乘风忽然激动起来,他往我这边迈了了一步,再一次抓住我的胳膊,力道比之前还要大,抓疼我了。

    “嘶!你干什么啊!放开我!有你这样的吗?”我一下被惹怒了,顾乘风的反常我不愿去想是为了什么,我只知道现在的我,不会甘愿再受他的摆布。

    我早就应该活出自己了,早就应该,走出他给我的阴影。

    “张佳莹,你和谁都可以结婚,唯独崔思远不行!”

    似曾相识的一句话,我听得一愣,之前我和崔思远走在一起,在商场里碰到顾乘风的时候,他也态度极其不好地说过这种话。

    明明顾乘风对崔思远并不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之间的关系微妙得很,可是为什么碰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顾乘风会如此决绝呢?

    他一激,我就更加想和他对着干。

    “你是我的谁啊?你说不可以就不可以?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也不管是不是公共场合,直接就怼了顾乘风一句。

    他简直快气炸了,但还是强压着:“佳莹,你有认真考虑过晟儿吗?”

    他语气突然放缓,提的还是晟儿,我顷刻浑身僵住。

    但也就是一瞬间,不提晟儿的话,也许我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一提起晟儿,我就会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明明说要去看孩子,但是那个女人一说,他就回头了。

    难道儿子还比不上那个女人重要?

    冷冷地看着他,我第二次将他的手从我胳膊上扫开,转身背对着他:“我当然是,周全考虑过了才会在这里和崔阿姨吃饭。我和你不一样,不会一个一个试过去。”

    我这么说,是想讽刺顾乘风,他确实就跟试婚差不多,这已经是我所知道的第三个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和他结为夫妻的女人。

    那我所不知道的那些又有多少呢?顾乘风此前一直标榜自己只对我有感觉,只有我一个女人。

    现在,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或者说,我已经没有勇气去尝试相信他。

    因为每次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拉住他向我递过来的手时,他总会在最后一刻,让我彻底失望。

    这种周而复始的折磨,我已经受够了。

    “你是认真的吗?”

    沉声问我,顾乘风蓦然恢复冷漠的神情。

    我蹙眉看他,最后咬牙点头:“我当然是认真的!”

    “那好,祝你幸福。”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