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八十章 院长

    “你刚才好像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你能再说一遍吗?”

    唐利川击飞了刘封之后,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目光烁烁的盯着王大少,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挖苦道。(www.k6uk.com)

    王大少指点江山说刘封能逼出唐利川几分实力,然而刘封连抵挡一招半式的资格都没有,王大少装逼不成反被打脸,又听得唐利川这番挖苦,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身后同伴讥讽的目光了。

    他们这群人都是臭味相投的贵族子弟,表面上看起来一片和谐,其实背地里也是互相竞争,不光是竞争他们的家族背景,连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互相攀比,甚至有的时候去青楼潇洒,他们还要较量谁更持久呢。

    王大少自作聪明指点江山的夸夸其谈,话音未落就被打脸,羞得他恨不得地上开条缝,他好钻进去。

    “哼,别以为打败了一条走狗你就能嚣张了!本少爷跟这走狗又不熟悉,怎么知道他的实力如何?武修者的强弱较量又不是光凭武技就能判断的,本少爷被他的上品武技欺骗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要是我施展这套武技,你能抵挡一招?”

    好半天之后,王大少终于找到一个借口,满脸通红的瞪着唐利川,嘴上说得振振有词,心里却是心虚得要命。

    “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出来试试?”

    唐利川露出讥讽的笑意,毫不畏惧的向对方发出了挑战。

    王大少虽然嚣张跋扈,可经过刚才一番打斗他也判断出唐利川的实力不俗,正面较量的话,他未必能单挑打败唐利川。

    “贱民也配劳烦我出手?”

    鄙夷的呵斥一声,接着他回头看着其他少爷小姐,沉声道:“我说诸位,你们就忍得了一个贱民在眼前这么嚣张吗?朱大小姐说得没错,这种贱如蝼蚁的贱民何必跟他们多话,直接让手下人把他们赶出去就是了。大家说对不对。”

    听他一番话,谁都知道王大少怂了,他自己也是元武境的人,而他的护卫更是元武境中难得一见的好手。

    可是面对唐利川三人,王大少居然还变着说法的跟他们借人,即便没有明说,众人也知道王大少拿眼前的贱民没有办法。

    生怕其他人鄙夷自己,王大少急忙朝人群里跟自己要好的人挤眉弄眼,让他替自己说话。

    “诸位听我一言,我觉得王兄的话有道理,咱们来此是为了什么?不是为听圣武院的前辈讲座吗!要我说,别玩了,赶紧把那三个贱民赶走算了,要不然等圣武院的前辈看到这幅乱哄哄的样子,还不得把我们赶出去啊。”

    人群中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说出一番很有道理的话。

    他们欺负唐利川三人,不就是为了找点乐子吗,可是找乐子也要分时候,不能因为欺负三个贱民就耽误了圣武院前辈讲座的大事。

    他们每人身边或多或少都有元武境的护卫,而这些人更是各自精挑细选出来的强者,只需他们的手下一起出手,这三个身份低贱的贱民马上就会从他们眼前消失。

    “呵呵,想不到平日里手眼通天,将自己说得都能上天摘星、下海擒龙的王兄,居然连三个贱民都收拾不了,莫不是平时那些话都是骗我们的?你的玄级武技呢,你的绝品灵器呢?别藏着嘛,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也好啊!”

    在场看过唐利川表现的人,谁能看不出来他实力不凡,只是这群贵族子弟互相也有间隙,其中一人抓住王大少的把柄趁机揶揄起来。

    “许兄,你这话可不对啊,杀鸡焉用牛刀,对付三个贱民还需要灵器和玄级武技,也太给他们脸了吧!依我看,就让手下人处理就行了,难道你还要忍受三个贱民在面前污染空气?”

    白衣公子哈哈一笑,手中折扇一收,放在手心轻轻点着,轻描淡写替王大少化解了尴尬。

    “白云兄说得有理,许兄你就别争执了,先把三个臭烘烘的贱民弄走要紧,其他的事一会再谈。”

    不少人帮腔说话,倒不是替王大少解围,主要是白衣公子说得没错,他们来此的目的是听圣武院高人的讲座,他们可不想被三个贱民搅在一起,万一落个扰乱会场的罪名,不仅得罪了宁王,更是得罪了圣武院的前辈,划不来。

    一声“清场”,贵族子弟带来的杂役们纷纷动手将刘家的杂鱼拖出望天台,同时这边一共走出十二个元武境巅峰左右的护卫,对着唐利川三人虎视眈眈,无论人数和实力都要胜过刘家的众护卫。

    “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天是圣武院前辈讲座的大好日子,我可不想让此地沾染你们肮脏的臭血,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滚到你们该去的地方,我可饶你们不死!”

    王大少丢了面子在前,现在为了挽回一点威风,他一步跨出,露出一副主宰者的口气,对唐利川三人下达最后通牒。

    “若是没有圣武院高人讲座,就是求我,我也不会跟你这种蠢材呆在一起。论规矩,我已经符合进入元武境区域的条件!就连圣武院的前辈都没有下令不准贵族之外的人进入,你的口气比圣武院的前辈还牛,你能替前辈做主?”

    唐利川大感好笑,忍不住大声讥笑起来。

    “贱民就是贱民,毫无半点自知之明!可知同命不同价,你们的身份就是给我等当狗都不够格,也敢跟我等贵族站在一起?”

    不是王大少想跟唐利川斗嘴,实在是为了找回面子才不得已这么做,刚才他在嘴炮上吃了亏,误判刘封的实力让他难堪,他觉得自己必须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这样才能在自己的小伙伴面前重新找回自信。

    “同命不同价?狗屁歪理!我只知道英雄莫问出处,不要以为出身显赫就自以为高人一等,你若真有贵族的傲气,那便出来与我一战!要是不敢,就别拿身份到处显摆,只能仰仗家族名声逞威风,实则肚子里没有半点干货,你真是个饭桶!”

    唐利川眼中噙着笑意,脸上那副不屑的神色,就是料定了王大少不敢出战。

    任你出身尊贵又如何,现在还不是只能找些冠冕堂皇的借口躲在仆人身后嘤嘤狂吠,就这点能耐也敢厚颜无耻的叫别人贱民,自己是什么东西心里没点逼数吗?

    “好,好一个英雄莫问出处,本人欣赏你的胆魄,你叫什么名字?”

    随着远处一阵大笑声传来,众人全都循声望去,所有人精神皆是一震。

    那一群贵族子弟全都挺胸抬头,眼中含着一股崇拜与畏惧的神色,毕恭毕敬的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深深鞠躬行礼,恭敬道:“拜见文院长!”

    作者枇杷说:二更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