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百鸟朝凤

    作者有话:最近在忙着保研实习的事情,阿西吧真的好累!只想倒在床上困觉觉的说!然而伦家还是会坚持每日一更哒因为盗文实在太猖獗,所以我可能一个月里会有那么几天突然发一两章以前的草稿,一看就知道跟前文衔接不上,亲们不用慌,也千万表弃文哈,只需要再等第二天重新看那一章就好啦

    我是累死也要坚持更章的分割线

    思麟最近有些不开心他的阿娘又要生小宝宝了。(wwW.K6uk.coM)

    虽然知道了自己会有一个漂亮的小妹妹,但思麟还是不开心。

    “花花,你说我阿娘有了小宝宝,会不会不要我了?”

    思麟小小的身子蹲在墙角边,小小的手在地上扣扣画画,委委屈屈地问他的小伙伴剪梅。

    “小殿下,奴婢跟您说了多少回了,奴婢不叫花花,奴婢叫剪梅。不过,公主殿下这么快就有小宝宝啦?”

    眉清目秀的小丫头已经到了懂人事的年纪,因不知道灵均隐瞒身份的事,此时只是惊讶于东海“公主”怀胎的速度,同时两手叉腰十分不满地冲她的小主子抗议这个俗得等同于凡人“翠花”“二丫”的称呼,见小主子仍旧沉浸在他的郁闷中,小丫头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转,和声劝慰:

    “小殿下,依奴婢看,公主殿下有了小宝宝,不但不会不要您了,还会比以前更爱您。”

    “咦?真的吗?”

    思麟闻言抬起了小脑袋,亮晶晶的大眼里盛满喜悦和期待。

    “当然是真的了。”剪梅得意一笑,也蹲在了思麟身边:

    “您看啊,奴婢不是也有一个弟弟嘛,就那个叫裁青的老流鼻涕的小邋遢鬼,您见过的。奴婢娘刚生他那会儿,奴婢也以为娘不要奴婢了,还闹了好久。可谁知那小鬼一生下来,奴婢娘就让奴婢在一边帮忙照顾他,还总是逢人就夸奴婢懂事呢,过节都比以前舍得给奴婢多做一身衣裳了。”

    思麟听后,不说话,拧眉沉思了好久,方道:

    “那花花你是说,如果我也帮阿娘照顾小妹妹,阿娘就会比以前更喜欢我吗?”

    “其实依奴婢看,爹娘都是疼孩子的,只是刚生了小的,就顾不上我们了。这种时候,我们就要主动去帮他们照顾小宝宝,多在他们面前找存在感对了,奴婢不是说过不要再叫奴婢花花了吗,奴婢有名字的,剪梅、剪梅!多好听的名字呀,小殿下您总是故意叫我花花”

    “找存在感”

    思麟小朋友抬头望向东海碧蓝海水里那一队队吐着泡泡游过的小鱼,若有所思。

    第二天,晨光一照进碧海城,我们就出发前往栖凤谷

    女魃元神修复的速度愈来愈快,东海的战事愈发吃紧。

    按扶桑大帝的说法,我们必须赶在两个半月后的黑云蔽日之前,再拿到火凤涅槃之灰、神女心头之血和雨蛟泣血之泪这三样天地间至刚、至柔、至阴的宝物,炼成迦南封印才能将妖神女魃重新封印。

    一听这话,我的眉毛就狠抖了几抖所以,即使把他老人家请出了山,我们还是要收集宝物来铸炼迦南封印喽?

    这处境跟没请他之前有什么分别?

    三样宝物,这样天之南地之北的分布,我们就已经在碧海城里耗费了半个月之久!

    面对我和翼遥逼视的目光,元阳君咳了又咳,目光闪烁道:

    “咱们不是会腾云嘛,一驾云,还不就是一会儿的功夫?一会儿的功夫”

    于是我们就这样花了整整三日所谓“一会儿的功夫”,才来到了火凤栖息的栖凤谷。

    幽深不见底的栖凤谷外,元阳君素来清冷的脸难得地有了些许追忆往事的萧索。

    一声凤吟,一只巨大的赤红色凤凰尾曳着熊熊火焰降落眼前。

    须臾之间,一位俊美的红衣男子便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大帝,您终于来了。”

    那红衣男子弯腰一礼,恭敬道。

    “流铮,许久不见。”

    元阳君一笑,上前扶起了男子。

    我们被这名唤流铮的凤神引入了栖凤谷,一路上莺声燕语,十分热闹。

    凤凰不愧为百鸟之王,所到之处真是百鸟朝拜。

    我们一行三人在流铮的小木屋里落了座,元阳君环视了屋子一周,皱眉道:

    “流铮,难道当初散伙时本帝没有给够你钱财宝物么?怎的住的如此寒酸?”

    我不屑地挑了挑眉,想起这位爷碧海城里那番骄奢淫逸、只差被穷苦劳动人民推翻打倒的土财主做派,就不禁恶寒。

    流铮温言笑道:

    “大帝恕罪,非是流铮手上拮据,而是这么些年不过就是一人过着,怎样都无所谓了。如今这样一个小屋,一方净土,已然很好。”

    我看着眼前这清朗淡然、话语温柔的男子,实难想象他竟会是数亿年前追随在元阳君左右威震四方的流铮大将军。

    唯有他眼中藏不住的沧桑落寞,还透露着他曾复杂丰富的辉煌过往。

    “流铮大将军,其实晚辈们此次前来,乃是想”

    翼遥喝了杯茶,张口道,却被元阳君厉声喝闭了嘴。

    流铮浅浅一笑,道:“大帝您不必为难。流铮明白您这次前来是为何事”

    “当初解散军队时,您嘱咐流铮居住在此,为的不就是这一天么?只是两日后山里的凤尾花就开了,可否容流铮采摘几朵供在我妻子的坟前再走?”

    入夜,我被一山的鸟叫虫鸣扰得睡不着觉,看着枕边呼呼大睡的翼遥越看越气,索性下了床出来散散心。

    清冷的月光下,元阳君竟早已坐在了庭院之中。

    我正要转身回房,元阳君的声音在身后凉凉响起:

    “晚辈见着长辈也不说上前来问个安、打声招呼,看来东海龙宫的家教真是令人堪忧呀。”

    我银牙一咬,只得转身迎上前去。

    明亮的月光洒落山间,叮咚的泉水折射出斑驳光影。

    我与元阳君并肩漫步在幽暗又喧闹的山谷中,相对无话。

    行到一处高石前,元阳君跃身而上,展身一躺,对着天边的明月,叹出一口长气。

    我跳上去,在元阳君身边坐了下来。

    元阳君身子一横,大手一挥,揽过了我的腰,散着一头乌发的脑袋就不客气地枕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闻着他身上漫出的阵阵龙涎香,隐忍不发。

    “流铮曾是我手下的一员悍将,随我出生入死数千年,情谊非比寻常。”

    元阳君眼望着朗空中的皎皎明月,缓缓开口:

    “当初轩辕为打败魔尊毕天、一统人界,屈尊亲去了幽冥极渊之底请来了十大魔神助阵”

    上古十大魔神,分别是兵神蚩尤、战神刑天、星神夸父、水神共工、风伯飞廉、雨师屏翳、冥神神荼郁垒、魔星后卿、旱神女魃和遁神银灵子。

    这十大魔神一母同胞,各有神通,其中尤以幺妹女魃最是法力高强。

    传说中,女魃是个极美艳的女子,可我亲见的那条巨形八爪鱼

    “毕天被打败了,人界也统一了,可魔神们贪恋人界繁华,再不愿回到苦寒的幽冥极渊中去。但放任他们滞留人间,只会让人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可不是吗,一个魔神女魃就快把我东海给烤干了,十个魔神一起出来逛,三界六道估计都能被团灭了。

    “万般无奈之下,轩辕只好用计骗魔神们饮下毒酒,散去了他们的一身功力,一一诛杀。我虽事先并不知情,但轩辕找来,我还是带着流铮做了他剿杀魔神的帮手”

    元阳君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位神帝轩辕氏真是神籍里记载,魔神们助神帝诛杀毕天之后,因自愧身具异能,恐为祸人间,遂相继自毁神元而死。

    可真相竟然是这样。

    魔神为祸苍生虽是不该,但神帝如此作为,又岂非忘恩负义、卸磨杀驴?

    “很可怕对吧?你们这些从小读标准教材长大的娃娃们,当然不知道我们这些大人物背地里其实有多脏多毒可没办法,战争就是这么无情,事实也就是这么残酷”

    元阳君神色寂寥,我看着他那落寞的眼,只觉得眼前这个言笑晏晏的人竟是离我如此遥远。

    “那那位女魃”

    魔神们都被诛杀殆尽,为何独一个女魃只被封印?我不禁疑惑。

    “你大概也从书里看到过,女魃化成的女身是很美的,确实很美,至少本帝活了这么些年,除我之外,还没见过再比她更美的。当然,她的姐姐冥神神荼也很美,可终究是美不过她。”

    元阳君调皮一笑。

    我不禁仰天翻了个白眼,这自我吹捧得

    不过,那凡间家家户户都贴在门上辟邪的魁梧壮汉神荼竟原本是个女娇娥?

    这些个传说到底是传的有多离谱?

    “英雄美人,确实是该有点故事”我唏嘘一叹。

    “我不论英雄还是美人,都算够格的了,你嘛,也勉强算个美人吧,怎么就没见你来跟我发生些什么故事?”

    元阳君挑眉吐槽。

    我佯装没听见。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