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零五章专门躲他

    不能从正门进去找龙五更,所以徐卫国只能另辟蹊径,从八景山西面翻越而下,从而到达松林小筑后山等待龙五更的出现。(wwW.K6uk.coM)

    今年龙五更也没有冬睡,因为林小满收到那封信是五天前发出的,到了腊月二十几都没冬睡,也就代表龙五更今年也被什么事拖住了,不能一睡不起。

    后山是龙五更养宠物的地方,平时,这里跟个动物园儿似的,豹子仙鹤猴子猩猩都有。

    因为是冬天,又接连下了几场雪,所以动物们都呆在各自划分好的地盘上,没有出来走动。

    但是这些动物,一直是由龙五更亲自喂养,没有假手过他人。

    所以徐卫国想找龙五更,在这里等基本都能等到人。

    不过徐卫国的笃定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而变得有些不确定了。

    后山太安静了。

    安静得不正常。

    虽说动物到冬天都懒,不爱出来走动,可也不可能一只都不出来啊。

    徐卫国去了猴子山和猩园,却没发现一个活物。

    再往深处找了找,发现这后山竟然已经是座空山了。

    所有的动物都没了。

    徐卫国靠近松山小筑,从后面围墙上翻越而入,入目所及之处是被大雪覆盖的庭院,他又凝神听了听,发现院中的暗哨也已经没了。

    龙五更搬家了?

    这里空置了。

    徐卫国没见到龙五更,满腹的疑问无人可解,只能回家。

    走到半道上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从心底窜了出来,龙五更突然搬家,该不会是为了躲他吧?

    难道林家孔家人失踪的事,牵涉到了一些连他都不能接触的层面的机密?

    龙五更没把握见到徐卫国的时候不吐露一两句,所以干脆就搬家了。

    不仅他搬家了,动物都一起搬了,这代表着龙五更短期内是不会回松山小筑的了。

    龙五更这人十分孤僻,脾气也不好,平时又怪里怪气的,不爱和人打交道,就喜欢和那些野兽们生活在一处。

    那么多的动物,快跟京城的动物园媲美了。

    想要安置这些动物,必须得找一个和松山小筑差不多的地方,在京城,这样的地方真的不算多。

    松山小筑都是当初龙五更觊觎了很久,花费了不少心思才磨到手的地盘。

    况且,松山小筑他已经住了快二十年了,相当于是他的一个窝了。

    为了躲他徐卫国,需要另辟一处家园,既劳民又伤财还肯定不好操作,可偏偏龙五更就这么做了,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躲一个人,九鼎有异这件事的严重性只怕已经远远超出了徐卫国先前的预测。

    事发了,可他却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来找龙五更问是最直接了当的办法。

    因为孔容寄信时间是在十天前,十天的时间,不管是坐汽车还是坐火车,都已经不知道去到了哪里,与其在四万万民众之中寻找一个随时处于移动状态,且已经失联十天之久的人,还不如来找定居在京城,身居高位,消息灵通,还与自己有故的朋友掏掏消息。

    徐卫国满怀信心而来,却硬生生冻了几小时,差点给冻成球儿一样,居然还只是个空城计。

    龙五更到底躲哪儿去了呢?

    人是活的,长着腿,还有交通工具,想跑哪儿就能跑哪儿,可是那么多动物,却不是可以随时随地走在大街上不会引人注目的主,想要安顿这些动物,肯定得找一个合适的地儿。

    找到这些动物,应该就能找到龙五更。

    找到龙五更,徐卫国就有的是手段和办法让龙五更张嘴。

    徐卫国又在龙五更可能会去的几个地方转了几圈,当然是白跑一趟。

    龙五更铁了心的想要躲他,肯定不那么容易找。

    京城能容纳那么多动物的地方没几个,徐卫国也一一的去查探了,忙活那么一整天下来,居然一无所获。

    晚上九点多钟,徐卫国才从燕郊返程,这个时候的温度比起白天出来的时候,又下降了十来度。

    一路上鬼影都没有一个,鹅物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个不停,路上已经积了半尺来深的雪,人一踩踏上去,咔嚓咔嚓直响。

    徐卫国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月光照在积雪上,泛起一片光,这样的光极是伤眼,不能久视。

    没找着人,时间又已经晚了,想到林小满一定在家等得着急,徐卫国也有些归心似箭。

    徐家人开的那辆吉普车京城好多人都知道,徐卫国要是开着这样的车出来,相当于明摆着告诉别人他的路线和动向,所以他是今天出了军区大院之后,才去找了辆半新不旧的车做为交通工具。

    但是那车很久没检修过了,开去燕郊的半道上就抛锚了,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徐卫国只能弃车步行前往目的地。

    回来的时候,自然也没车可开,只能步行。

    刚开始没下雪,还走得比较快。随着积雪越来越厚,到后来就越走越慢了。

    燕郊离京城直张距离都有三十多公里,开车都要大半个小时,走路回京是不现实的。

    徐卫国原先想着到主道上拦辆车搭个顺风车来着。

    结果路上鬼影都没有一个,更别说车了。

    所以他只能往记忆中繁华一点的路段走。徐卫国从燕郊大学开始走,沿京榆大街走了三四里地,就看到了燕郊文化馆的牌子。

    他搓了搓冻得有些发僵的手,跺了跺脚,走到了文化馆门口。

    以前万小妮的男人就在这家文化馆任馆长,后来肖馆长死了,万小妮也死了,馆长就被秦莲儿接任。

    再然后,凶手伏法,竟然是秦莲儿的亲哥哥为妹妹铺路,从而把罪恶之手伸向肖馆长夫妻。

    秦莲儿还曾劝过她哥自首。

    案子结束之后,秦莲儿也没有脸面再留在文化馆,辞了馆长的职务,离开了京城,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反正再也没有在京城出现过了。

    徐卫国要不是突然走到了文化馆门口,也不会想到这桩事,想起秦莲儿这个人。

    只是有时候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离奇。

    徐卫国刚在文化馆附近停下,朝着四处张望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围着大红色毛线围巾的女人朝着他这方向走了过来.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