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1新婚生活,暖暖奇怪

    ♂!

    “怎么?困了?”霍初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楚兮暖,眼眸有些困意,不时的还打着哈欠,可爱的模样让霍初兰忍不住露出笑意。(wWw.k6uK.cOm)在霍初兰看来,楚兮暖就如同自己的妹妹一般,完全不觉得她们是同一个辈分的人。

    楚兮暖打了一个哈欠,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有那么一点点!”

    霍初兰笑意不减,但是这笑意让下面的很多女人都露出羡慕的神色。谁人不知道,皇后娘娘十分难以相处,平日里恭维讨好根本就没有用,甚至连一个笑容都得不到,可是这十三公主在皇后面前,似乎很是肆无忌惮。

    很多女人虽然嫉妒,但也知道这两个女人不论是哪一个她们都是惹不起的,所以众人只能在心里嫉妒。可是坐在那里的张闺就不同了,她看着楚兮暖,越看越觉得楚兮暖除了相貌倾城,没有一处是可以和自己相比的,为何冷侯爷却巴着这样一个粗鄙的女人不肯放手,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人心都是偏的,楚兮暖的可爱真性情在喜欢她的人眼里就是直白,可是在不喜欢她的人眼里就是粗鲁。

    “要不,先去我宫里休息?”霍初兰压低声音凑近楚兮暖身边说道,可是就这样一凑近霍初兰就看到楚兮暖后颈脖处那密密麻麻的吻痕,霍初兰对于这吻痕太熟悉了,因为自己的身上如今也是如此。霍初兰突然觉得,她和楚兮暖简直就是同病相怜。

    “咳咳!”霍初兰有些意味不明的提醒道“暖暖,你和冷侯爷乃是新婚燕尔,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得有些节制,你的年纪还小,若是太频繁不好!”

    霍初兰如今已经二十多了,可是楚兮暖却还只是十几岁的女子,所以霍初兰才会开口提醒。

    楚兮暖被霍初兰这样一说,连忙明白了霍初兰说的是什么,心里有些懊恼,她今日穿的衣服已经够严密的,没有想到还是被人给看出来了。楚兮暖心里有些嗔怪凌君冷,每次都要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弄的她有些时候出门都不方便。

    楚兮暖看了眼霍初兰,然后有些坏坏的开口“初兰,你也要注意一点!”说着,楚兮暖就伸出手为霍初兰整理了下有些下滑的衣领,而那里正好又几枚吻痕。

    霍初兰无语了,不过好在两人都是成亲的女人,所以并没有尴尬。

    楚兮暖坐了一会,看着下面的女子吟诗作赋就更没有什么心情了,毕竟她还真的不是什么才女。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张闺却开口了“听闻十三公主德才兼备,不如让十三公主来吟诗一首?”

    楚兮暖原本听着下面的人说话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可是被张闺这样一开口,让楚兮暖清醒了过来,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楚兮暖这些日子心情很是古怪。比如,若是曾经,她对于这种跳梁小丑根本就不会生气,可是现在她却不高兴了。——

    楚兮暖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上下瞄着张闺如同打量着一件货品一般,这样的目光让张闺感觉到不甘,但却站的端庄,努力显现出自己的优雅。

    “听闻?本公主怎么不知道这样的听闻?本公主自己都不知道,张小姐竟然这样清楚,看来,张小姐很是关注本公主啊?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张小姐对本公主有什么想法呢?”楚兮暖意味不明的开口。

    张闺一阵意外,她本以为自己这样激楚兮暖,楚兮暖一定会出来吟诗一首,而她在来之前早就让人准备好了一首诗,到时候一定比楚兮暖更加有才情,让众人看看自己比十三公主更加好,也让那个人看看,自己是多么的德才兼备。

    但是,张闺没有想到楚兮暖竟然如此不按套路出牌,和一般的世家女子根本就不一样。

    张闺有些歉意的露出笑容,似乎对楚兮暖的无理取闹感觉到无奈,一副白莲花被欺负的模样,她微微行礼“十三公主乃是公主之尊,小女当然关注十三公主!”

    霍初兰如今也看出这张闺有些针对楚兮暖了,她并没有开口,毕竟只是一个这样的角色,楚兮暖完全可以搞定。只是霍初兰意外的是,楚兮暖好似有些不开心,真是奇怪。

    “既然知道本公主乃是公主之尊,那么平日里就不要过于关注本公主,毕竟本公主可是有夫君的人了,张小姐这样关注本公主,莫不是对本公主有什么想法?”楚兮暖拿出一块糕点,仔细的细嚼慢咽,但是心里却感叹自己好饿。

    楚兮暖这话可谓惊悚了一大拨人,毕竟如今的风气,别说什么女子对女子的想法了,就是女子对男子有想法那也得藏着掖着,所以楚兮暖如此的话语说出来,有些女子看着张闺都露出嘲笑的笑声。

    也不怪那些女子都看热闹,平日里张闺仗着自己的父亲乃是心提拔上来的丞相,所以在贵女圈子里很是高傲,对比自己位置低的女子也看不起,久而久之,就让众人也都表面上恭敬张闺,但内地里都是恨不得弄死她。

    “公主还请慎言!”张闺此时站在那里,语气带着不悦“公主身为千金之躯,怎么可以说出如此粗俗的话语,小女清清白白心思纯洁,为何公主要这样针对小女?”

    先发制人,楚兮暖倒是有些佩服这张闺了,还是一个伶牙俐齿的女子。可惜,此时楚兮暖就是不开心了,既然她不开心了,那么张闺惹了自己就不能轻易放过。只能说楚兮暖已经被凌君冷给宠的无法无天了,好在楚兮暖不是一个恶魔,不然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这是在指责本公主吗?你是凭着什么来指责本公主?身份地位?还是你所以为的道理?”楚兮暖拿出手帕擦拭手指,目光带着不悦和压力“要知道,本公主可没有招惹你,别往本公主头上扣帽子!”

    楚兮暖的话语直白,但就是因为直白才将有些事情给剖析的十分明显。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来张闺对十三公主的不喜,不过在众人看来这张闺脑子已经坏掉了。哪怕你是丞相之女,但是那是公主,还是受宠的公主,你去算计这不是找死吗。

    张闺此时眼睛已经开始发红,不是装的而是真的觉得难受。她一直都是备受贵女圈子里所有女子的忍让,就是平日里皇后对自己也不会如此,但如今不过是一个出嫁的公主竟然这样对自己,这让一直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的张闺怎么受的了。

    “小女没有!小女什么都没有做,为何公主您要这样咄咄逼人?”张闺说着就流下眼泪,但是这个时候,张闺的泪水明显假了很多,因为她发现有人来了,不仅仅她发现了,楚兮暖也发现了。

    “本公主就是咄咄逼人了,你能如何?”楚兮暖有些刁蛮的开口。霍初兰目光也看向那里慢慢走近的人,目光看了眼楚兮暖这完全不讲理的模样,顿时心里笑翻。

    张闺原本还在装可怜,她没有想到楚兮暖竟然如此配合,心里直骂楚兮暖是一个蠢货,但是眼泪却流的更凶了,甚至连身子都抖了几下,一副被刁蛮公主所欺压小白花的模样。

    “公主,你不能因为你是公主就可以随意践踏小女,小女只是开口说了一句话,公主这是要逼死小女吗?”张闺开口继续引诱楚兮暖说出更加嚣张的话来。

    却不想,楚兮暖坐在那里,目光含着笑意看着张闺,那笑意太过于诡异,让张闺觉得似乎自己的打算都被楚兮暖给看穿了一般,不,不可能,楚兮暖就是一个蠢货。

    就在这个时候,楚兮暖突然收敛笑意,一脸委屈的看着御花园拐角处,声音带着可怜巴巴的难过,楚兮暖原本就生的可爱清灵,这幅模样和张闺的故作委屈一比,人心自然有着偏薄。

    此时,只见转角处连忙走出来一个身穿墨色衣袍的男子,众人一看,才知道那男子竟然就是冷侯爷。有些聪明的妇人一想,就知道张闺刚刚所言是想做什么了。——

    凌君冷原本是和楚子安一起在御书房里商议国事,不想听闻楚兮暖来宫中了,事情商议过后两人就来到御花园,还没有靠近呢就看到自家媳妇可怜巴巴的样子,让凌君冷的心都要化了。

    “怎么了?可是谁欺负你了?”凌君冷说着目光就看向众人,那目光经过血的洗礼锐利恐怖,让很多妇人女子都有些害怕。但是张闺看着凌君冷俊美的容颜,心里更加不平衡,这样好的男子为何心里只有楚兮暖那样的蠢货。

    原本,凌君冷焦急所以越过楚子安,此时楚子安也走了过来,众人连忙行礼,可是楚子安视而不见,来到上位拉着霍初兰的手,也担忧的看着楚兮暖“暖暖,怎么了?”

    楚兮暖原本真的只是想要做做样子,吓一吓张闺,让张闺知道不仅仅她会演戏,自己也同样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说来就来,就是楚兮暖自己都被吓到了。

    楚兮暖这眼泪和张闺可不是一个级别的,她这一掉眼泪那就是金豆豆,不仅仅凌君冷和楚子安紧张了,就是霍初兰都吃了已经,心里不住的感慨,只是演戏而已,会不会太认真了。

    “怎么了?告诉君哥哥怎么了?”凌君冷抱着楚兮暖擦眼泪,焦急的一遍遍的问着。旁边的楚子安也十分焦急,这两个天之骄子,如今都因为一个女子的眼泪有些手足无措,更不要提旁边还有皇后娘娘关心的目光。

    楚兮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真的流眼泪,可是这情绪来的太快,让楚兮暖自己都控制不住,她想要停下哭泣,可是却停不下来,这让楚兮暖越发的觉得自己这些日子被凌君冷给惯坏了。

    “说!”凌君冷看着下面的女子,声音带着彻骨的寒意。

    张闺此时有些害怕,她没有想到楚兮暖说哭就哭,而且冷侯爷和皇上还那么关心她。张闺此时有些懊恼刚刚自己的算计,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根本就躲不过去。

    张闺站了出来,如同受委屈但是还依旧坚强的人一般跪下“皇上侯爷息怒,小女只不过是和公主说了一句话,公主就这样了,而且刚刚公主还好好的,怎么会说哭就哭了呢?”

    到了这个时候,张闺还是不免想要抹黑楚兮暖。一个原本没有哭泣的人,突然在凌君冷他们过来的时候哭泣,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楚兮暖在故意伪装的吗?——

    张闺觉得不论是皇上还是冷侯爷,哪怕对楚兮暖再好,但是若是他们知道他们以为的女子是一个有心机的女子,就一定会厌恶楚兮暖,毕竟,男人都喜欢单纯的女子。

    可惜,张闺想错了。在听了她的解释之后,凌君冷的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开口却是戾气横生“是你,惹的暖暖不开心?”对于凌君冷来说,楚兮暖在他心里没有对错,只有她开不开心。

    张闺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就是很多人都吃惊了。凌君冷却直接下令,越过了皇权“拖下去!”此时,凌君冷不问缘由,所想的都是让所有楚兮暖不高兴的人,都消失。

    张闺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君冷,开口的声音带着委屈“冷侯爷?”为什么会这样,不该是冷侯爷嫌弃楚兮暖,看着自己这个弱者可怜自己吗,为何会成了这样。

    已经有人准备将张闺给拖下去,而这个时候,楚子安却开口“慢着!”

    张闺目光有些急切的看着皇上,终于有人看到楚兮暖的跋扈了,皇上一定是看不过去的,张闺看着俊美邪肆的皇上,心里一阵乱跳,但她知道自己喜欢的还是冷侯爷,只不过皇上开口帮自己,自己心里生出一股骄傲来。

    凌君冷的目光扫了楚子安一眼,却并没有愤怒,因为凌君冷很清楚,这个妹控不会做出让自己失望的事情来。

    “掌嘴之后再拖下去!”楚子安开口。

    如今这里是皇宫,凌君冷虽然权势很大但是毕竟只是一个侯爷,但是楚子安开口就不一样了,皇上厌恶一个人甚至处罚一个人,这个人还是女人,这会让那个人从贵女圈子里再也抬不起头来。

    “皇上!”张闺震惊的开口,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有侍卫按住张闺,并没有给张闺求饶的时间,直接就在张闺的脸上挥起巴掌。侍卫的力道很大,不过几巴掌就让张闺的脸颊红肿不堪。

    周围的人都害怕的跪在那里,天子一怒,谁人敢开口。如今众人更清楚,这位十三公主哪怕出嫁了,但是风头依然不减。

    “好了,让她走吧!”楚兮暖在凌君冷的怀中开口,倒不是她心情好了,只是她知道如今的这个左相很受楚子安重用,而这个张闺又是左相的闺女,若是做的太过分对楚子安不好。

    凌君冷看着怀中的女子停下了眼泪,心里松了口气,给了侍卫一个眼色,侍卫连忙就将张闺给拖了下去。

    张闺被拖下去的时候,闭着嘴巴,但是鲜血还是顺着嘴巴往下流,她看着楚兮暖,若是说一开始她对楚兮暖是嫉妒,那么如今她对楚兮暖就是恨意。

    “御花园后面的池塘里近日里新添了五彩斑斓的鱼儿,各位随着本宫身边的婢女去看看吧!”霍初兰开口说道,这个时候,阿夏就将众人给带着离开。

    等人都离开之后,霍初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楚子安和凌君冷,两人听后,楚子安是奇怪,毕竟自己的妹妹他很了解,遇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哭呢?难不成在侯府过的不好,这样想着,楚子安看着凌君冷的目光就有些不善了。

    而凌君冷抱着楚兮暖,虽然心里不解,但是却认为楚兮暖这是受了委屈,哄了半天才让楚兮暖喜笑颜开。而且,让几人觉得怪异的是,楚兮暖如今开心是真的开心,这脾气也转换的太快了。

    “今后,若是有时间就暖暖就来宫中多陪陪初兰吧?”楚子安询问道。他觉得楚兮暖这样怕是因为在侯府不习惯或者怎么,经常入宫他也可以更加知道妹妹心情如何。

    霍初兰也觉得楚兮暖今日有些奇怪,精神似乎差了很多,而且这性子也太跳跃了。

    “是啊,我一个人在宫中实在无聊,子安平日里忙碌,暖暖若是可以就入宫来陪陪我!”霍初兰开口。

    若是平日里,凌君冷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是此时凌君冷也在反省,是不是因为成亲以来,自己一直拘着楚兮暖,让爱自由的楚兮暖感觉到压力了?

    “暖暖?”这次,凌君冷也是希望楚兮暖可以多出来走走,大不了他随时入宫。

    楚兮暖不清楚几人的想法,点点头“好啊!”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