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九六章 两通电话

    他不相信,他是真的不相信!如果此刻他有自由的话,第一件想做的事情一定就是回国检查,看看塞塔球还在不在,又是怎么个废法!

    实际他怀疑得也没错,金属球确实没有被废掉,只是被蜃龙钻进去取出来了而已!只是金九针为了对这一点保密,临时想了个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不太贴切的词汇,以至于让他就给误会了!

    他将实现从金九针身移开,又去瞪秦冽和挨着站的李达刚,“谁给你们的权利?!我既然是受命来到华夏国公干,本身就享有豁免权,其中包括人身安全以及私密保障权,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必须得到我们队伍的最高指挥授权才能近距离接触我们,你们有吗?!”

    秦冽老早就做好了接受莱恩奥尼尔开炮的准备,对他这样的质问基本保持冷静,重复了一遍金属球如今在华夏国的安全威胁等级,然后状似更加无奈的对他遭受的一切表示同情和慰问。(看啦又看♀小说)整个过程就连东南海外交部那些专业人士看到的话都要夸一个“好”字。

    莱恩奥尼尔被秦冽这种样子刺激得也迅速冷静下来,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一直怨怼也不可能让时间倒流。他们此行的目的又没有任何进展,反倒是被反将了一局,继续硬碰硬除了撕破脸没有任何好处!这里毕竟是华夏主场,再怎么的占理都讨不了便宜,只能暂时压下这一段回去以后从长计议,等搞清楚事情以后才能做出损失评估,清楚将来要怎么讨回来!

    自己真是大意了,昨晚就应该想到以前一直可以避开和他在非公开场合冲突的秦冽突然之间主动提出切磋,本身就不合理!也是自己这些年进步有点大,再加得到塞塔克技术的加持,以至于有些得意忘形了,总想找个势均力敌的好好打一场,而科特从来都不是那个可以过招的!

    “这件事我会如实报我国防长和军方,后续会怎样发展和解决,你们华夏的高层是一定要给一个说法了!”他狠狠撂下这句话,就转身去隔壁床查看同伴的情况,好像秦冽他们对花旗国的这些特殊者做下了非常恶劣的行为一样。

    秦冽可不惯莱恩奥尼尔的臭毛病,见他这个样子也开口回答:“那当然是应该的,在此之前我们华夏国也需要通报花旗国,就携带谍报设备入境对华夏国的国土安全造成威胁也需要一个说法。”

    莱恩奥尼尔的后背在修士的眼皮子地下非常明显的一僵,不过他没有再就这事再说什么,急匆匆查看完附近几人以后就独自回到了地下住所,又去查看保罗科特了!

    秦冽远远坠在后面,苏灵瑶更是早一步从医务室外面遁回了旧楼的隐蔽处。等到秦冽也下了通道以后,看到莱恩奥尼尔站在囚室玻璃墙外面已经同保罗科特交流完毕。他不需要知道他俩刚才说了什么,反正在如此严密的监控之下两人也不会说什么涉及他们机密的话,无非也就询问一下彼此的情况罢了,他可以肯定。

    没过多久其他特殊者也清醒了过来,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同样带着一副非常不好的神情回到了地下住所,当天和他们的防长通话以后就全从战委会撤离了出去,跑花旗国使馆去住了,只有莱恩奥尼尔以还需要负责和秦冽沟通和看顾保罗科特的理由留了下来,保罗科特则自然不能离开囚室!

    地下住所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这一天过得那叫一个乱,这些特殊者没走之前可是相当不忿的使劲找茬!明知打不过秦冽所以他们当然不可能这么傻的去怼他,但是秦冽带来的特战营战士们就遭了秧,总会有无端端的挑衅出现,除了肢体的更有言语的,战士们又不能违反纪律。除了躲过几下威胁到自身安全的阴招以外,他们还是吃了好些排头!

    好在他们走的快,而且也成功激起了斗志,好些战士私下表示也想进入功法普及试验组,如果检测不过关,进入后备组也没问题,让存在的风险见鬼去吧,只要能把这些外国特殊者和凶兽制服,让他们干什么都愿意!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莱恩奥尼尔和保罗科特沉静了下来。保罗科特天天抱着游戏机疯狂的按着那几个控制按钮,让时刻监视的安保人员都要担心这台游戏机的质量能否承受他这样的折磨!

    莱恩奥尼尔也不再“秦”“秦”的跟在秦冽身后叫唤了,开始回屋睡大觉,就好像之前的深度昏迷都没把药性消耗干净似的,不由让人起疑!

    没了莱恩奥尼尔的作妖,秦冽就成了最闲的人,苏灵瑶为了防止保罗科特的特殊感知能力,又禁止他频繁和自己碰头,只好卯足了精力也在自己房间修炼!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期间,苏灵瑶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沐清风终于打来的亲口报告,详细阐述有求必应符组合的使用效果。他没有大张旗鼓的使用,而是在保证保密等级的基础默默的就先把军部武装了起来。再由军部负责在民间进行暗中感应确认然后抓捕潜在的兽奴。

    老徐有了苏灵瑶金属纹路的图案,携特殊部门科研全体人员日以继夜的工作,终于找到了可以替代苏灵瑶影响和操控的方法,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波,还需要他们的精密设计来进行转换,总之别说苏灵瑶了,就是沐清风都有听没有懂,转述的时候更是抓狂崩溃。

    反正就是老徐手持这种高级货便能替代苏灵瑶的作用,不正常的恢复正常再做手术正常的直接拉去做手术!完后进行详细询问记录他们最近的生活轨迹,以便调查金属球植入方法,建档之后再把人送走。

    因为所有人的努力,兽奴这样的潜在威胁在京城总算得以遏制!接下来就需要扩展到全国,这时候国家太大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地方太多人也多,想要将全国都过滤一遍,就不是沐清风一个人拿着符印按两天的事儿,也不是派出一个团两个团战士揣着符篆在分割好的范围内溜达和想办法尽量不引起骚乱抓人的事儿了!

    这是个长期过程,具体需要怎样操作,用什么方法操作,那就不需要苏灵瑶操心,就是行政人才负责的了。

    另一通电话是刘渊明打来的。他一般不主动联系苏灵瑶,只要联系了势必就是苏妈那边出了什么事,所以一看到他的号码时,赶紧接起来,结果他支支吾吾的,和以前的直接干练完全相反,扯了好久的拉家常废话,在苏灵瑶威胁要挂电话以后才说出了口。

    原来是云城的老木跑了过来,并且想要学刘渊明的后天体术,但这事儿刘渊明始终觉得自己没有发言权,又不想拒绝老木,这才非常羞臊的给苏灵瑶打了这个电话!

    苏灵瑶吃惊于老木居然会扔下云城的店铺跑来京城定居,难道是云城情况变糟,以至于他都在那里混不下去了?!这个必须问问清楚。云城虽然不是什么一线超级大都市,但她处在华夏西南边陲,而且还是一省首府。如果她的情况都这么糟糕了,也就说明西南边陲情况严重。

    如今北疆的那窝凶兽还没消灭,西南再有问题,以华夏目前特殊者的实力来看,应付两线作战还是比较吃力的!如果能早些调查,把势头掐灭在摇篮中,就不过是秦冽或者她再跑一趟的事儿。

    “不是不是。”刘渊明听到苏灵瑶的猜测赶紧否定,“云城虽然一向不太平,但也没乱到生存不下去!这家伙其实是跑出来旅游的,顺道来看看我和阿添。哪知道他见我天天练功,非要拉着我比划。这一比划就比划出事儿了,他就盯我们了。”

    “他是不是三俩下就被你撂倒了?然后就惊讶于你的功夫提升这么快,然后赖你对吧。”苏灵瑶脑中回忆着老木的样子,心里推测着。

    “就是这么回事儿!你给我的这体术不是普通功夫,我哪里该随便答应,当时是拒绝的,哪知道这人赖劲儿来,都放下尊严跪下说要拜我为师!哭着嚎着就是想学,还说什么当今天下大势将乱,我们忍心看着他毫无自保能力,回去云城等死之类的话。苏总在一边也看不下去逼着我教,我实在没办法才想问问你。我想过折中的办法,就教他两下,可他非要练全套的,就两招太寒碜!”

    苏灵瑶打断了刘渊明有点儿愧疚的声音,根本对这事儿没有什么感觉,本身就要推广的东西她还怕就没人愿意学呢!练功得是多苦的一件事,尤其是后天体术,没有灵气的帮助,没有修士那种动辄翻天倒海的满足感,修炼起来相当枯燥,能有人主动愿意学,不要太珍惜哦!

    “你教!没关系,他想学什么你都可以教给他!我房间里还放着那些你和阿添没挑的以及后来补的小本本,我记得就搁在书架,你拿出来也让他自己挑,自己喜欢的才是最适合的。以后如果还有你的老战友想要学习,只要是确定没有通过级生物强化的你就把这些功法复印了传授出去就是,不用再和我报备。”

    “啊?真的啊?小瑶你是想?”这种大手笔听得刘渊明有些激动的发抖!如果苏灵瑶愿意把后天体术推广的话,那对于他们这种老兵来说无疑就等于迎来了第二次强大的机会!他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想在这世道让普通人多一些生存下去的权利!

    “我没什么想法,你别想太多,去做就是了,但不要太过刻意,消息小小的放出去,如果有人愿意学再教,白得的东西可没人珍惜,你明白我的意思不?”苏灵瑶觉得刘渊明在这种问题一向是搞得清楚的,所以也没说太多。

    刘渊明当然明白,她说一半他就明白了!即便苏灵瑶不说他也不会傻到乱来,一来是功法宝贵他相当看重知道它的分量,二来也是想要保护苏灵瑶,等到功法的效果渐渐体现出来,总会有有心人想要追根究底,这只不过是迟早的事,反正他就是要多长个心眼就是了!

    “你就放心吧,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嘛,人性的劣根我比你见得多。”他为了让苏灵瑶安心豪迈的甩出一句很见过世面的话,还把胸脯拍的砰砰作响,丝毫没注意他只是在通电话,而不是面对面的交流!

    苏灵瑶对此露出一个宠溺的笑,一点儿没有反驳的意思,又扯了几句闲篇,解答了几个问题再了解刘渊明和寒添各自认真练功的情况以及交待一定要保护好苏妈以后就挂掉了电话!

    “谁呀?!”收好手机,旧楼外就响起秦冽的声音。

    苏灵瑶抬眼一看,一个欣长的身影抱胸靠在门框,正在用一种有点儿不爽的脸色还微带斜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就连身后天照进来皎洁的月光都盖不住浑身冒出的酸味。

    刚才电话打得太投入,再加知道地底下两个花旗国人没找到好机会就不愿意作妖,所以神识收起来之下,居然没发觉他跑了来,这家伙经过一整天的修炼,实力又有了些进步,她甚至连嫉妒的心情都浮不起来了,实在是麻木了!

    “没谁。”她打算逗逗他,劳逸结合嘛,偶尔还是可以放松放松的。

    秦冽走过来,站到苏灵瑶面前蹲下,眼睛看着此刻为了接电话周围又没人就把眼镜推去口罩拉下来喘口气透透风的她的小脸。

    “能让你露出刚才那种笑容的人只怕这个世界可不多,虽然我不是你一接电话就听到的内容,但从后半段的话里基本可以推测说的是有关于那种后天功法的事情,能知道你号码还让你接电话在和这功法有关的,应该就是你的那个好大哥刘渊明了吧,这都不能告诉我?!”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