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失去控制的魔法

    对于受过训练的巫师而言,想要做到里德尔说的这些其实并不太难。(www.k6uk.com)

    但是,考虑到他现在只有十一岁,还没有上学,甚至连魔杖都没有,就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魔力去做他想做的事情,这份天赋强的可怕,说明里德尔有强大的魔力和魔法控制力,远远超出正常巫师应有的水平。

    艾文不清楚有谁能做到这一点,恐怕连邓布利多也不能。

    里德尔的祖先,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强大魔法天赋完美地展现在他身上。

    千百年来,冈特家族坚持近亲通婚、保持血统完整性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这种逆天的魔法天赋,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

    当然,更不应该出现在里德尔的身上。

    但一切已然铸就,因果已经形成,就算里德尔没有到霍格沃茨上学,他也会成为黑魔王的,甚至可能更加的可怕,成为有史以来最强的默然者。

    失去控制的力量,带来的只有灾难。

    艾文对此有了一丝明悟,伏地魔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

    房间内,里德尔一口气将他的本领说完。

    他的双腿在颤抖,跌跌撞撞地走上前,重新坐在床上,垂下了脑袋,盯着自己的两只手,像在祈祷一样。

    “我早就知道我是与众不同的。”他对自己颤抖的双手说,“我早就知道我很特别,我早就知道这里头有点什么。”

    “对,你的想法没有错。”邓布利多说,他收敛笑容,微微皱起眉头,目光专注地看着里德尔,“你是一个巫师。”

    里德尔抬起头,他的面孔一下子变了:透出一种狂热的欣喜。

    然而不知怎的,这并没有使他显得更好看些,反而使他精致的五官突然变得粗糙了。

    那神情简直像野兽一样,可怕,让人感到莫名的恐惧和不安,也许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你也是个巫师?”他急切地问道。

    “是的。”

    “证明给我看。”里德尔立刻说道,口气和刚才那句说实话一样盛气凌人。

    年轻的邓布利多扬起眉毛,似乎在思考。

    “如果,按我的理解,你同意到霍格沃茨去念书……”

    “我当然同意!”

    “那你就要称我为教授或先生。”

    里德尔的表情僵了一刹那,接着他突然以一种判若两人的彬彬有礼的口气说,“对不起,先生。我是说,教授,您能不能让我看看……”

    如果换做其他巫师在这里,可能会断然拒绝里德尔的请求。

    但邓布利多不一样,以艾文对他的了解,此时此刻过于欣喜的里德尔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校长的注意,这大概会成为他今后很多年里最懊恼的一件事。

    邓布利多从西服上装的内袋里抽出魔杖,指着墙角那个破旧的衣柜,漫不经心地一挥,衣柜立刻着起火来。

    里德尔腾地跳了起来,发出惊恐和愤怒的吼叫。

    可想而知,他的所有财产大概都在那个衣柜里,这大概是他的全部家当。

    但是,里德尔刚要向邓布利多兴师问罪,火焰突然消失了,衣柜完好无损。

    里德尔看看衣柜,又看看邓布利多。

    然后,他指着那根魔杖,表情变得很贪婪。

    “我从哪儿可以得到一根?”

    “到时候会有的。”邓布利多说,“你的衣柜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钻出来。”

    果然,衣柜里传出微弱的咔哒咔哒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里德尔第一次露出了惊慌的神情,不安地看着邓布利多。

    “把门打开。”邓布利多用命令的语气说。

    里德尔迟疑了一下,然后走过去猛地打开了衣柜的门。

    挂衣杆上挂着几件破旧的衣服,上面最高一层的搁板上有一只小小的硬纸板箱,正在不停地晃动,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里面似乎关着几只疯狂的老鼠。

    “把它拿出来。”邓布利多说。

    里德尔把那只晃动的箱子搬下来,他显得不知所措。

    “那箱子里是不是有一些你不该有的东西?”邓布利多问。

    里德尔用清晰、审慎的目光深深地看了邓布利多一眼,表情平静没有变化。

    “是的,我想是的,先生。”他最后用一种干巴巴的声音说。

    “打开。”邓布利多说。

    里德尔打开盖子,看也没看地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他的床上。

    艾文和哈利上前两步,只看见一堆平平常常的玩意儿散落在床上。

    其中有一个游游拉线盘、一只银顶针、一把失去光泽的口琴。

    它们一离开箱子就不再颤抖了,乖乖地躺在薄薄的毯子上,一动不动了。

    “你要把这些东西还给它们的主人,并且向他们道歉。”邓布利多平静地说,一边把魔杖插进了上衣口袋里,“我会知道你有没有做,我必须要警告你:霍格沃茨是不能容忍偷窃行为的,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里德尔脸上没有丝毫的羞愧,他仍然冷冷地盯着邓布利多,似乎在掂量他。

    最后,他用一种干巴巴的声音说,“知道了,先生。”

    “在霍格沃茨!”邓布利多继续说道,“我们不仅教你使用魔法,还教你控制魔法。你过去用那种方式使用你的魔法,我相信是出于无意,但这是我们学校绝不会传授、也绝不能容忍的。让自己的魔法失去控制,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你应该知道,霍格沃茨是可以开除学生的,而且魔法部,没错,有一个魔法部,会以更严厉的方式惩罚违法者。每一位新来的巫师都必须接受:一旦进入我们的世界,就要服从我们的法律。”

    “知道了,先生。”里德尔又说道。

    很难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也很难判断他是否把邓布利多的话放到心里面。

    他把那一小堆偷来的赃物放回硬纸箱时,脸上还是那样毫无表情。

    收拾完后,他转过身来,毫不客气地对邓布利多说:“我没有钱。”

    “那很容易解决。”邓布利多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皮钱袋,“霍格沃茨有一笔基金,专门提供给那些需要资助购买课本和校袍的人。你的有些魔法书恐怕只能买二手货,不过……”

    “在哪儿买魔法书?”里德尔打断了邓布利多的话。

    他谢也没谢一声就把钱袋拿了过去,正在仔细端详一枚厚厚的金加隆。

    “在对角巷。”邓布利多说,“我带来了你的书目和学校用品清单,我可以帮你把东西买齐……”

    “你要陪我去?”里德尔抬起头来,充满警觉地问道。

    “当然,如果你……”

    “我用不着你!”里德尔说,又一次打断了邓布利多的话,“我习惯自己做事,我总是一个人在伦敦跑来跑去。”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