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7.归来与终结(12)

    此为防盗章, 一小时后替换。(www.k6uk.com)

    紧接着,穆钦意识到这些泛黄的纸张, 记录的是孤儿院的员工档案。

    其实就是薄薄一张履历表,上面写着各个员工的名字、性别、年龄、出生日期、**号,右上角还贴着一张一寸的证件照。下面用乱七八糟的笔迹记录了每个员工的职业生涯和家庭成员。

    所有的履历表都是被订书针钉在一起的,但穆钦发现其中某张履历表似乎被撕掉了,因为订书针上残留着被撕扯所留下的纸扎残片。

    撕毁的痕迹很新, 就像是刚刚撕掉的。

    发现这个细节的穆钦默不作声的抬起头看了成国旭一眼,成国旭把文件给了穆钦以后并未离开,而是站在穆钦旁边,假装跟他一起看文件。于是穆钦也不多说什么,继续低头翻阅着这些文件。

    从这几张员工履历表看来, 孤儿院的员工女性较多, 男性只有一两位的样子,其年龄大部分都在二十岁至三十岁左右,文化程度似乎都不怎么高。

    一开始穆钦还不觉得这几张履历表有什么意义, 直到他在几张履历表里发现了韩丽的履历。

    韩丽的履历是最后一张, 姓名那一栏上清楚明白地写着“韩丽”两个字,本来穆钦还以为是同名, 结果看见右上角贴着韩丽的一寸照片,照片很小而且泛黄, 照片里的韩丽明显比穆钦现在看见的韩丽要年轻许多, 大概是她二十多岁左右时的模样, 不过其五官特征还是可以令穆钦轻易将她认出来。

    韩丽的这张履历表中规中矩简单明了, 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但既然她的履历表出现在了这个孤儿院的员工档案里,就证明她曾经在这家孤儿院里面工作过,再联想到之前韩丽说自己做过幼师的讯息……

    穆钦想了想,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

    韩丽既然曾经在孤儿院里工作过,状似还工作了不短的一段时间,那么她毫无疑问是对这家孤儿院非常熟悉的,可是她并未如实将自己的情况告知穆钦等人,她选择隐瞒且缄口不谈,但她为什么要隐瞒呢?

    其实答案也很好推测,穆钦首先想到的是韩丽的死因,之前徐傅曾推测,韩丽是被她学生下药然后害死的。

    而韩丽是个初中老师,教导的都是一群初一到初三的学生,年龄大约在十二岁至十六岁左右。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就懂得下药杀人了,那么这孩子下药谋杀自己老师的动机是什么呢?

    这也很好猜,多半和老师产生了不可逆的矛盾,一般孩子心理承受能力还算不错,学校里面因为没写作业学校不好等种种原因被老师各种骂是常有的事情,不可能被老师骂了几句就下狠手杀人,说不定是韩丽有体罚学生或者更糟糕的手段,才引起了学生的仇视甚至令学生起了杀心。

    由此可见,韩丽人品不是特别好。

    接下来的推测就更显而易见了。韩丽说自己当过幼师,加上这张存在于孤儿院里的员工档案,说明韩丽所谓的幼师工作,恐怕就是在这家孤儿院里担当照顾孤儿的保姆。

    联想到鸢尾花孤儿院所爆出来的各种负/面报道,言论指责孤儿院的员工有虐待孩子的嫌疑,加上韩丽对自己在孤儿院工作过的事实讳莫如深,穆钦觉得韩丽恐怕是干过虐待儿童这种缺德事,所以才不敢在穆钦等人面前承认自己曾经在这家孤儿院任职。

    但那又如何呢?

    穆钦拿着韩丽的履历表想了想……现在他们都身处这个封闭的孤儿院内,被用高高的墙壁、铁门等包围了起来,被困在这儿哪也不能去,还有一个可怕的杀手在对他们穷追不舍。

    在这么危急的情况下,韩丽的过去……对穆钦而言一点都不重要,他懒得关心韩丽之前做过什么,他只想知道如何从这地方离开。

    徐傅说他们已经死了,死了以后被一种神秘力量送进了这个游戏里,被送到了这个地图中。

    徐傅的话让穆钦一直半信半疑,虽然穆钦确实拥有自己已经“死亡”的记忆,他记得一面大卡车朝着自己迎面撞过来,他甚至可以回忆起自己五脏六腑破裂的声音。

    但这种回忆就像是做梦一样,他现在完好无损的站在这儿,身体四肢都还在,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他明明是活着的,真实的活着的,这让穆钦有点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穆钦拿着成国旭给他的文件继续翻了几下,然后又看到了员工履历表下面压着的一叠报纸。

    这叠报纸和之前穆钦搜查的那些报纸一样,也是报道了各种关于鸢尾花孤儿院的种种负/面消息,但其中有好几条极为恶劣的犯罪事件报道,比如:

    “八岁女童被发现抛尸荒野,死前疑遭凌/辱。”

    这个标题让穆钦忍不住仔细看了一遍这篇新闻,说的是一个八岁小女孩的尸体被发现,死了大约好几天,已经开始腐烂了,在距离鸢尾花孤儿院差不多几百米开外的郊区林子发现的。法医检测说死前遭到强/暴和虐打,这个女孩就是孤儿院里登记在案的孤儿,警方推测她是被孤儿院里某些员工所侵害,洋洋洒洒十几句废话后,以一句“警方正在加紧调查”结尾。

    穆钦再把报纸往后翻了翻,不仅没有看见后续报道,反而看到了更多、差不多年纪的孤儿遭凌/辱杀害然后弃尸荒野的相关讯息,数了数,鸢尾花孤儿院大约有五名儿童连续遇害,看来这是个连环虐杀儿童的恶**件,然而穆钦将这叠报纸翻到最后,都没有看见警察破案的消息。

    思来想去,究其原因,穆钦认为这些受害者都只是孤儿,无父无母的,社会关注度很低,恐怕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看到这里,穆钦便把手里的文件合上了,他抬起头又看了成国旭一眼,却突然发现成国旭也在看着穆钦。

    成国旭这人的五官长得不太好,眼尾和嘴角老是耷拉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很不高兴”的感觉,尤其是他瞪着眼睛看着你时,那双眼睛里仿佛透露着阴暗和肮脏的情绪。

    成国旭似乎不敢和穆钦对视太久,很快他又把脑袋低下去,恢复了一如既往沉默寡言的姿态,穆钦眯着眼睛注视他良久,最后也没有对他说多余的话,而是把手里的文件随处一扔,过去找邱子佳了。

    邱子佳此刻已经将整个小教堂翻找了一边,举着蜡烛对穆钦摇头道:“这鬼地方什么都没有。”

    穆钦回头看了一眼教堂的二楼,这个小教堂的二楼并不是封闭的,而是敞开式的,有走廊栏杆,呈现一个“u”字形正对着一楼的舞台,也就是说站在一楼舞台上,抬头能够直接看到教堂的屋顶。

    穆钦扫了一眼去往二楼的那截已经塌陷的楼梯,说道:“二楼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等着我们去探索,只是现在我们上不去,最好能找来梯子或其他工具,徒手爬上去太费时间了。”

    “我知道哪里有梯子。”成国旭冷不防的开口说话。

    邱子佳闻言顿时奇怪询问道:“你怎么知道哪里有梯子?”

    这话似乎令成国旭微微一愣,微妙的停顿以后,成国旭说:“这教堂的屋顶很高,壁灯的位置也很高,如果他们要清理屋顶上的灰尘或给壁灯换灯泡的话,肯定也会用到梯子……或许附近的杂物间等地方会有。”

    邱子佳听后了然的点点头:“说的也是,这教堂虽说不大,但毕竟神圣之地,工作人员肯定会日常清理,梯子说不定就放在他们放清洁工具的地方……我们去外面看看吧。”

    穆钦没有异议,几个人便点了点头,纷纷走到了小教堂的大门口,刚想推开门出去时,却听见外面传来了轻微的……湿哒哒的脚步声,那种脚踩在石砖楼梯上所发出来的声音,虽然在暴风雨的雨夜,这声音并不明显,但还是被穆钦几个紧绷着神经的人给察觉到了。

    穆钦当时就顺手拦住了身边的邱子佳和成国旭,低声道:“灭灯,藏起来。”

    说完穆钦吹灭了手里燃着微弱火光的蜡烛,其他两人也纷纷效仿。教堂里面本来就很昏暗,吹灭了蜡烛就更加暗淡了,堪称伸手不见五指。穆钦等人就循着这黑暗,猫着腰,动作迅速地躲进教堂中一排排座椅的间隙中,蹲下身体并爬到了椅子下面。

    这是情况非常危急的时刻,因为穆钦几个人刚刚藏好,那边教堂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来。随着大门的开启,教堂外面的风雨声也跟随着门扉的移动,骚动着钻入这间不大不小的教堂内部,寒冷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穆钦缩在漆黑角落的椅子下面,手里捏着刚刚熄灭还有点发烫的烛台。

    穆钦悄无声息地用手指在地上摸索着,并且将手上发烫的烛台轻轻地、缓慢地放在地上,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嘈杂的声音,就在他专心致志这么做的时候,那扇被人打开的门那边传来了一个女人正在辩解的声音,声音很小且断断续续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很多年前就离开这家孤儿院了……我没有做过那种事!”

    正因为穆钦把战车给了邱子佳,所以接下来才有了邱子佳被杀手扼脖之际,十分机智地从周悦裤兜里摸走了钥匙,还一拳头揍飞周悦,蹦起来像阵风似地连滚带爬往出口方向跑。

    周悦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妙,让邱子佳这小子拿走钥匙顺利开了门的话,其余的人说不定就跟着一块跑了,那样倒霉的就是周悦了,周悦自然不会想看到这个结果,他灵活而快速地跟上了邱子佳。

    周悦的速度很快,就算邱子佳有战车牌的增益buff,但周悦本身的能力还是比邱子佳强悍,尤其是邱子佳太过急躁,跑得满头大汗手舞足蹈,跑步的姿势也不太规范,容易费更多的力气却跑不出合理的速度,而受过训练的周悦和他比起来截然不同。

    不一会儿周悦就已经追上了邱子佳,邱子佳似乎也感觉到自己被追上了,他听见杀手的呼吸声就在自己背后,因为周悦脸上都是纱布,他的呼吸声被纱布阻挡,被隔阂了一层,那呼吸声给人一种要断气的感觉,无比古怪令人毛骨悚然。

    加上周悦视线里满满的都是针对邱子佳的杀意,吓得邱子佳更加慌乱,没跑出多远,就不知道被地上杂草还是石头之类的东西绊倒,摔了个结实的狗吃/屎式。

    周悦很清楚自己给人造成的压迫力有多强,但他发现邱子佳这家伙心理素质不怎么高,虽然邱子佳带着战车牌还出其不意从周悦身上摸走了钥匙,但他被吓得慌不择路还犯下摔倒这么低级的错误,实在是令周悦觉得惋惜。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