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两章合一章啦)

    楚铮蹲的这地儿不怎么宽敞。(www.k6uk.com)

    虽然以前出任务时,总要蹲守埋伏,可到底能蹲或者能爬着啊!

    这么半蹲不蹲的,算怎么回事儿!

    楚大队长看看树杈上站着的家伙,鼻子甩出一个极为轻微的“哼”声。

    “要不是看老陈你小子岁数儿大了,我能把这么好的地儿便宜给你?”楚铮嘴里无声的嘚啵着,“好好儿的潜伏任务,让你这么一捣鼓,都成什么了!”

    吸吸鼻子,楚铮感到一阵凉风,特别不害臊的从他脖领子里钻了进去,顺便还“光顾”了一回他这副十分精壮的身躯,这尺度大的,他都不好意思了。

    “啪嗒!”一颗小小的核儿从树上“飞来”,瞄准的对象,就是虽然嘴里嘟嘟囔囔,但是双腿却好像扎根在地层深处、哪怕是时间、以及劳累,都不能让他晃动半分的楚铮!

    “干什么!”楚铮精准的接住它,反扔回去,“靠!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纪律呢!”

    楚铮一边儿无声的骂,一边儿单手比划着手势,看样子是用手语翻译过去,让陈铎看明白。

    咳咳,向来不肯吃亏的楚先生,顺便还把那颗“袭击”他的核儿反扔了回去。

    然后……

    陈铎灵敏的一躲闪……

    再然后……

    “啊!”一个特别轻微的声音响起,听到这俩人耳朵里,清晰却又突兀。

    本来,在山脚下,树木繁多,风一吹,树叶们就开始哗哗作响,这种环境里,别说是一声特别轻微又短促的“啊”声,就是正常说话,距离远点儿的那方,都不见得能听清楚。

    但是,楚铮和陈铎是什么人啊!他们要是愿意,别说那声音了,就是蚊子声都能辨别出甲乙丙丁等不同来。

    “抓他丫儿的!”让我们哥俩喂蚊子!丫儿的不知道这会儿的蚊子嘴最黑么!

    楚铮和陈铎俩人眼神儿一对,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儿,登时,就跟架在已经拉满了的弓之上的箭一般,只要弓弦一松,登时就离弦而去,那速度,简直快成一道闪电了!

    说时迟,那时快,陈铎借助地理优势,一个弹射,就照着声音发出的位置飞冲而去;几乎是同时,楚铮也朝那位置发出冲刺!

    这俩人一上一下,合成四十五度角,冲出了杀气!

    当然,对方也不是傻子,发出声音的瞬间,对方就晓得自己位置暴露了,哪里肯耽搁,登时,便赶紧蹿起来,连番鹞起兔落,转眼间便蹿出去数百米。

    这人速度很快,可陈铎和楚铮俩人,也不笨拙啊!

    按照心里的预料和前方传来的动静,几乎不费事儿,就能判断出对方逃跑的方向。

    也就是,说不等对方大脑反应过来,陈铎和楚铮基本就能做到和对方肢体动作做到神同步!

    “看你哪里跑!”不知是不是又当爹的缘故,楚铮最近有点儿中二,虽然“看你哪里跑”这句话没有说出来。

    “抓住啦!”眼瞅着就能将对方拿下,楚铮眼里闪烁起兴奋得光芒,就跟哈士奇看到球儿一样,一个飞奔就扑过去了。

    “老楚,小心!”陈铎虽然比楚铮先发制人了那么一下下,到底因为身法不比楚铮,落后那么一小步,让楚铮出溜儿出去了!

    就像穷寇莫追道理一样,陈铎心里一直特别谨慎,生怕对方手上有武器。

    不过,他这一声喊的不若楚铮动作快,他刚喊出声,对方一个翻身,掏出了一支枪。

    登时,陈铎大喝一声,眦目欲裂!

    “怕你!”楚铮最近性格很活泼,因此废话也不少,这不,见到枪口,他迅速晃了一下后,同步掏出一条绳索

    被他追的人见状,轻视的嗤笑一声,按下了扳机。

    “嗙!”

    “嗖!”

    子弹没有如对方预期的那样伤到楚铮,可楚铮手上的那条绳索,却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已经缠到了枪上,待楚铮一用力,对方都没有挣扎一下,就松开了手!

    这一幕,也让陈铎看傻了眼——这是怎么个道理?就一条破绳索就能这么高端?

    “谁说这东西破!”楚铮不服气!

    “没瞧见,这绳索不是一般绳子做的!这是特殊材料,懂不!”楚铮向陈铎投过去一枚鄙视的眼神儿,转过头,就冲傻眼的对手挑衅一笑,“大姨儿,没见过吧?长见识了吧?”

    被楚铮称做“大姨儿”的对手,气红了脸,嗯,还有眼!

    要知道,这人虽然是女性,但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正是一个女人青春年华最好的时候,怎么就被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叫作“大姨儿”了呢!

    陈铎一旁看着,见到楚铮这般不着调,都有点儿没眼看了。

    他抬手抚额,很有把这家伙拎开的冲动。

    楚铮面对着二话不说猛然扑过来的对手,咧出他那口白牙,嘿嘿一笑:“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这回,你可是捞着喽!给你送进去,你就能一辈子吃国家饭了!也不用担心失业问题,挺好!”

    “废话太多!”女人俏面冷眼,一张挺好看的小脸儿,好像挂了寒霜一般,让人一看惊心,浑身战战——这是给冷的!

    女人一声娇喝,便招招凌厉,直奔要害而来。

    刚一交手,楚铮脸上的神色便不复之前的嘻笑。

    陈铎远远看着,却看得分明,楚铮这是认真以对了。

    当然,陈铎猜测得也不完全正确,楚铮之所以认真以对,不是因为对方招数让他感到吃力,而是因为,面前这个女人一招一式、招招式式,他都看得眼熟,或者,只用眼熟来形容都不妥贴,应该说,他熟悉到几乎从对方的这一招,能猜出她下一步,或者后几步的招式来!

    “你是……”陌门的人?

    楚铮将后半句话默默的吞下了。

    虽然,他已经很肯定眼前这个身手厉害的女人,应该来自于陌门。

    陌门,正是他媳妇儿韩子禾的师父林白衣的师门,也是韩子禾虽然从未接近,但是被对方认可的师门。

    他记得很清楚,他媳妇儿曾说过,陌门的开山掌门自立门户时,因为秉承着“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的原则,给山门取名为“陌”。

    “陌”有市中街道之意,亦是田间东西方向的道路,可以泛指田间小路。

    这种既有入世之意,又有山野之风的词,自然被那位掌门所青睐。

    于是,“陌门”之名,便被立下,延传至今。

    楚铮脑子里快速的将“陌门”大致信息过了一遍,心里不太能肯定眼前这女人是不是出自陌门了。

    毕竟,按照他媳妇儿的说法,陌门有门规,规定山门弟子不可参与任何势力的争斗。

    他想,这种涉及到国与国之间的明争暗斗,陌门应该也不会允许吧!

    毕竟,当初林白衣给他媳妇儿韩子禾留的信件里,可明确说过,让她老老实实教书育人,不要掺合到不必要的事情里,还说,要真是有不能不掺合的那天,让她记得循着他给的地址找他,到时候,让他考虑考虑再说。

    楚铮一边应付对方的袭击,脑子里还不停回忆——他记得很清楚,那封信的最后,林白衣还威胁他媳妇儿来着,说是她要是不遵师命,到时候师门万一要把她踢出去的话,他也没辙呢!

    “你……”该不会是被赶出师门的人吧?←一记直拳将对方的攻势打断,楚铮忍住想说出来的话,没真问出来。

    他两次这般欲言又止,让被他甩出去的女人眯起了眼睛。

    这女人也真的很有决断,发现可能不对劲儿的情况,也不犹豫,腰肢一扭,就要逃跑!

    “老楚!不能让她跑啦!”陈铎见状,赶紧飞奔过去,想和楚铮把那人给包圆儿了。

    “不能!放心,她想跑可不那么容易!”不同于陈铎的紧张,楚铮看上去很有把握。

    “走你!”楚铮也不追逐对方,只是很淡定的从腰间拔出另一支手枪,照着对方瞄准、射击!

    “砰!”枪声一响,前面的女人条件反射一般扭过头来,登时,大惊失色的改变前进路线!

    别说她了,就是陈铎都已经目瞪口呆了!

    好么!还可以这么玩儿是么!

    这简直是给他打开那新世界的门啊!

    陈铎感慨间,一张大网铺天盖地的罩着那女人而去,就跟长了眼睛一般,任凭女人怎么跑,它都紧追不放,直到“咻”地一下子,将女人给网住!

    “靠!这……这东西成精了?”陈铎简直不可置信,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刚刚看到了什么!

    “镇定点儿,老陈!保持风度啊!”楚铮慢悠悠走过来,还挺装x的将枪口举起来,放到嘴边儿,使劲儿吹了口气儿,好像能把枪口那根本不存在的硝烟吹散一般。

    “少来!”陈铎一巴掌拍开楚铮放到他肩膀上的爪子,哼道,“你小子赶紧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俩人晃晃悠悠凑过去,站到兀自挣来挣去的女人跟前儿。

    楚铮笑眯眯的从女人肩膀后面划了一下,再站到陈铎身边儿,将拳头一展,手心儿朝上,露出一个还在闪烁着工作灯的芯片,笑道:“刚才交手的时候,趁机帮她定位一下……不用太感谢啊!”

    后半句话,是楚铮笑眯眯扭头冲女人说的。

    陈铎:“……”

    这家伙,又开始不靠谱儿啦!

    不想助涨楚铮得瑟,陈铎干脆自己上前,仔细打量起将女人网住的网子。

    这么一打量,果然有收获,细看之下,这张网上每个接点似乎都是特殊的电子圆片,它们通过彼此联络,一起将分别捕捉到的信息传递给网中央的信息收集芯片上,这片微缩芯片,不但有红外线扫描功能,还有自行分析数据功能。

    以上,是楚铮同志主动无私告知的。

    陈铎看向楚铮:“这又是你媳妇儿鼓捣出来的?”

    “借鉴了不少外**用警用设备弄出来的。”楚铮脸上露出与有荣焉的笑容。

    陈铎根本不想看他:“这女人得带回去。”

    “你且稍等一下!”楚铮伸手拦住他要带人的动作。

    也就是这时!

    “嗙”一声,女人竟然将网给挣破了!

    “楚铮!”不知道隐情的陈铎很紧张,也很心疼这张楚铮两口子胡鼓捣的网子!

    虽然这张大网设计的时候应该是设计者放飞自我了,但从使用的效果看,应该还不错啊!真这么弄坏了,多可惜啊!

    陈铎低叹着,但他更多的精力,是放在那个挣脱而出的女人身上的!

    “果然!”楚铮印证了心里的揣测,脸色严肃起来——之前,他不是怀疑这人是出自陌门么,所以,就动用了这张——据他媳妇儿说除了陌门的人,搁谁谁都不容易挣脱的——大网!

    至于怎么就陌门的人能例外——楚铮当时也问过他媳妇儿。

    而韩子禾的回答,则是——陌门,尤其是陌门的女徒(此处是林白衣原话),最能将陌门工夫中的暴力美学发挥到极致。

    别说是挣脱这么一张大网了,就是单手掰弯冲锋枪,也不是没人做过,只要配合内力or内劲儿使,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儿呢!

    “老楚,你这心里头,有谱儿没谱儿!”陈铎眼看着本来已经被拿住的人,又开始和楚铮对打起来,有点儿头疼,“你若是心里没有谱儿,你可吱一声啊!你不成,我上!”

    “ok!你上!”陈铎都没想到楚铮这么痛快答应下来,还不等他准备,就把人往他这儿引!

    若不是长久以来,相互合作培养出来的默契和信任,陈铎真认为楚铮这是在坑他呢!

    当然,好在吃惊的人,不止他一个!这不,对手也愣住了!

    也是,楚铮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也当真让人头疼啊!

    “老陈加油啊!看好你!”楚铮这边儿没什么诚意的替陈铎助威呐喊不说,还拿出了手机。

    陈铎瞄到他这动作,登时,气得差点儿真就吐血了。

    “老楚!你小子真成啊!”恼羞成怒之下,陈铎使出来的这一招一式,竟然愈发凌厉起来啦!
qg777